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行走 »  » 巢湖!合肥!

巢湖!合肥!

去评论
   早上,还在迷朦中听了噼里啪啦的雨声,若不是好友结婚,天大的事情也难以阻挡我缩在被窝。920了,我实在是不得不把自己从被窝里拉出来。说是11点钟婚礼开始,我得赶去车站,再赶去巢湖。

雨还在下,却阻挡不了路上来来往往的花车,雨滴湿了那些花朵或者花结,红色更加浓了。等坐上汽车的时候,已经是10点半了,看来得11点半才能到达合肥。难免要迟到这场婚礼了,发短信给新娘,要帮忙留一个位子。


新娘是我初中的同学,那天另外一个同学还打趣,当年我们初中班上有5个成绩比较好的女生,并称“五朵金花”,如今,这五朵金花中,一位已经嫁人生子落户池州,一位嫁人待产在宁波,一位在芜湖已经成婚,今天结婚的是第四个,而我,就是那第五个女生。


铺垫好背景,我在1140才到了饭店,一路上感觉汽车还没有我平时骑电车快,真是纠结,短短的路程总是要拉那么长的距离。


看到了新郎,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和想象中差不离,一个朴实的男人,很实在,适合过日子的感觉。我想,这也是同学最终愿意嫁的原因,女人总是要找一个实在的人嫁了,恋爱的时候可以丰富多彩,考虑婚姻时总是很实在。


程序在行进,我似乎还是第一次如此正式地参加在巢湖的饭店里举行的婚礼。其实,跟在合肥的感觉差不多,只不过巢湖一般都是在中午举行?;褂幸桓鱿八?,说是上了圆子后新郎跟新娘才可以去敬酒。同桌的同学想了一个损招,我看来,似乎是在巢湖的酒桌上很流行捉弄新人的方法,把肉圆子浸到白酒里,饱蘸白酒的圆子胖胖的,让新人来吃。原本是要让两人一起吃的,那个实在的新郎一口把圆子给吞了,速度之快让在座的都没有反应过来。倒是新娘放了一句狠话:你们都是未婚的啊,不怕我到时候报复吗?在捉弄别人的同时,大家都不会想到明天以及未来。


雨还在下,当我离席之时,新娘拉拉我的手,又是十分着急地问了句,你要加油啊,急死我了!“急死我了”是她经常对我说的口头禅,这些年来来往往,她的着急跟我的别的朋友一样。这样的场合不适合汇报最新的进展,我笑了笑离开了。


本来准备立刻赶回合肥了,但是过家门而不入似乎不符合习惯。撑着雨伞,打湿了鞋子,湿透了袜子,脚趾头黏黏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季节天气老是变化多端。敲了好久的门,老爸才开了门??吹轿?,他们总是很雀跃。老妈十分埋怨地说了句,要不是因为你的同学,你还不会回来,但她还是十分高兴地提前炖了老鹅汤,她希望我可以留下来过一夜,我还是坚持赶回去了。除了这两天有事情要忙,还有一种难以挥去的近乡情更怯。


晚上6点半,坐上回合肥的汽车。雨已经停了,路两旁,收割了的秸秆一茬茬地晾在地上,淋了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干。车上放着2003CCTV-MTV的音乐盛典,6年前,阿杜还是最具潜力的歌手,那英还在卖力地唱歌。6年前的故事,还在多少仍在继续。那个时候,可能也是要奔波到合肥的,才开始自己的实习生涯。


一个小时的车程,往事和现实不断交替地出现,人控制不住的仍然是自己的心绪。忽然想起来大约快10年前了,高中时,王菲的《红豆》刚刚出来,还跟同学讨论那句: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林夕是在经历了多少的百转千回,才会琢磨出这么一句话来。用来形容当下的心情,妥当。


到了合肥,空空的153路公车上,看城市的灯火,明明灭灭,总会有一盏灯会为自己点亮。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