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摄会 »  » 双年展策展说明

双年展策展说明

去评论

关于《黄桥幸福计划》---2010第二届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策展的说明

         

                                                      张源平

 

 

 

 

 

 

我希望在《黄桥幸福计划——2010第二届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作品总体传达“效果的效果”,是一种从受众心理上、从观看结构上,呈现出一种“间离”状态,而不是一个直接结果。

 

这个“间离”,就是这次当代艺术双年展的“当代”性,“学术”性。而由它产生的“效果的效果”,就是我们通过这次艺术展获得的,并希望在今后在社会生活中保有的,与民主公平有关的,幸福感。

 

 

因此,艺术家,黄桥民工子弟小学师生,黄桥刘冲村外来务工人员,和来看展览的合肥市民这四方面人群,在展览中,就处在《黄桥幸福计划——2010年第二届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这个安徽大型社会调查和社会实验类文化艺术展示活动的旋涡里。无论你有无作品,你的作品不论是传统的,还是先锋的,无论你是以日常行为做为作品,还是以艺术样式来介入,只要你来了,介入到“黄桥”这个最具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标本里,以私人化体验为行动方式来感受,就是我们赞赏的。

 

在这里,大家以开诚布公的姿态,在“人人都是艺术家”的宗旨下,来一场“鸡同鸭讲”式的游戏,这看上去好象是一种最坏的艺术交流方式,但却是一种最好的、民主的、自由的,幸福的社会交流状态。艺术或文化,对整个人类的精神帮助,是宏大的。但到了我们具体的每个百姓这里,我想,艺术对个体的精神帮助,还是能呈现出一种具体的,温暖的,眷顾与关怀才好。

 

我说的这种关怀,不是指艺术作品的指向,而是指使用艺术的百姓,能在艺术的“使用”过程中,除了能隐隐约约感到艺术指向艺术内容的关怀,更应在使用这个“艺术”的过程中,得到关怀,得到在其他如政治、经济中得不到的眷顾与关怀。

 

这种关怀不是来自观看者的外部,而是来自观看者参与者使用者本身,在“使用”艺术的这个自由过程中,在寻找自我的同时,得到的某种幸福感。

 

 

 

这就是本次双年展特怔之一,“人人都是艺术家”,这是从艺术家本身出发的因素而言。

 

而特怔之二是:“社会雕塑(改造)和语境艺术”特怔。

 

我这里指的“社会雕塑(改造)和语境艺术”,不是指漫无边际式的宏大叙事与目标设置,而是指落实在微观上的黄桥民工小学和黄桥刘冲村的“社会雕塑(改造)和语境艺术”。我上面说了, 这次展览的心理介入和行为介入,是由四类人群构成:1,艺术家。2,黄桥民工子弟小学师生。3,黄桥村的居住人员,4,前来看展览的观众。

 

而黄桥民工子弟小学和黄桥刘冲村,和以上四类人在这里可以“艺术”的名义,发生点什么,就成为此次当代艺术的第一单元(现场单元)和第二单元(艺术馆展览单元)之间的核心所在了。

 

黄桥小学和黄桥刘冲村里,有着我们当下乡村与都市变革与对话的痕迹。

 

比如在鸡窝边上亮闪闪的铝合金门窗上,挂有娇糅故作的某过气明星玉照。

 

比如一条乡下的土狗,在众目睽睽之下,试图强奸那条跟着来此咏诗踏青贵妇人的博美犬。

 

再比如,黄桥民工子弟学校孩子的读书声,在一片晾晒咸鸭子的芬芳中,显得更加朗朗。

 

一架破旧的脚踏风琴,在半明半暗的寂寞斜阳里,和一口硕大的水缸,交相辉印……

 

 

我收到参展艺术家黄震,在《黄桥幸福计划》当代艺术大展中的作品方案,是一件“装置”作品.

 

黄震将把黄桥刘冲村的一个破茅草棚,用一种是似而非的很暧昧的建筑材料,全部罩起来,再在外面画上类似豪宅的虚拟画面和符号花花绿绿的,这艺术装置给人一种很奢华很具幸福感的样式,猛一看,有点豪华,再进了这个罩子里面看看,原来是一个茅草棚。

 

然后黄震会将建设这个大罩子的过程,还有进出这个装置的老少爷们的状态,感想等元素,用文字影像图片纪录下来,再在放到第二单元即艺术馆展览单元展出,或印到画册里去作为艺术文献,再次与艺术馆观展的人群,滚动互动纪录。这就是艺术的复合方式,这就是影响人的现场心理和行为变化的“社会雕塑(改造)和语境艺术”。

 

我说的这这个“语境”,就是艺术展氛围下到的黄桥村里,开展时上述四类人的心理及行为,和黄桥环境里的所有的元素溶合衍化背景。它具备中国所有乡村与城市化对话和演变过程中的重要特怔。

 

当然,黄震这个作品体量有点大,别人可以在“黄桥语境”中,小到一个碗,一句话来做为作品。作品或加或减,或另起炉灶,或新赋,或间离,不拘任何形式,来完成自己的表达。

 

总之,艺术不应是风花雪月言之无物的麻醉剂,而是直面人生,阻击生活惰性,与现实社会环境紧密发生关系的工具。

 

每一个人都生存在当下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中,在这个社会与文化舞台上,没有旁观者,只要你思考,你就能做出好的当代艺术作品来,你就是艺术家。我在《黄桥幸福计划》双年展里,宣扬人人都是艺术家之特质,为此,我在这个策展阐述里,也扬弃既往策展人的八股腔,用有事论事无事拉家常的状态,来传达策展人之理念.

 

愿意介入和参与我们这个双年展文化项目的朋友,不管是艺术方案,还是志愿行动,我们都欢迎。

 

届时方案落实了,双年展的社会和艺术行动,就可以开始在黄桥小学,黄桥片“城中村”以至更广阔的空间里,先行体验,互动,实施与纪录。此次展览不仅是一个开展期间的单一平面展,而是包含了前期行动和体验的,饱满立体的,非传统策展行政行径的,新型心理与物理空间全开放式展览。展览第一展示单元,定在2010年5月中旬展出,第二单元将在5月下旬展出,以保证参展艺术家有充分的时间做作品。

 

届时2010第二届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第一展示单元主展场,就设在黄桥村,以黄桥民工子弟小学为核心往外延展?;婊阌?,装置,影像,新媒体艺术,雕塑,诗歌将在黄桥村的家家户户和小街小巷里,来悬挂,演示,播放,行为,朗诵,互动。让艺术为人民服务,人民(人人)都是艺术家,成为现实。让黄桥乌托邦的光芒,瞬间照耀一下此间的世界。

 

 

展览将有关怀,有反讽,有纯纪录,有黑色幽默,有挪移,有想象,可声东击西,搞南辕北辙,会围魏救赵,能围堞打援,当代艺术的策略与方法,是以多样性和多义性来还你一个表达和观看的自由与想像。

 

 

此展中的一件核心社会雕塑作品:青年作家许多余和其他志愿者办的民工子弟学校,不论动机效果如何,在我的眼里。就是一次社会实验,一件社会雕塑作品.办现代义学,其历史渊源久矣,从当下社会语境看,我别有一番滋味,其当代社会的实验性,和出世归隐禅意的纠缠纷乱,暗含在你我心中。

 

在当今社会发展大潮中,新闻学,社会学,艺术学,心理学,社会救助,个人价值实现,自我精神救赎等学科与精神价值,已相互交叉,互为影响,她们的边缘与功能,开始模糊起来。

 

所以,我们尽可能的多一点理解和参与当代艺术,这样不仅对个人的思维方式,是一种革命,对社会,也是一种推动。

 

这些年来,我和一些从事美术,摄影,新闻,和社会学的朋友们,在断断续续对"聚居"这个城市中特有的现象,做一些观测和纪录,在这来源于考古学名词“聚居”中,我做的一部分内容涉及外来务工人员的“聚居”课题.比如以黄桥刘冲村类似的“聚居”场所,对它们所产生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现像,做一些研究,它们作为一种重要的人群精神和物质存在状态,在当下中国的社会变革中,变的更难以难以琢磨了。

 

我们大家曾有过不同身份职业有着在不同城市聚居的经验,若硬要从这些聚居中去寻找一些文化上的、社会学上的意义,去归纳一下位置,去对不同的城市边缘聚居区域做一点比较,相信会有一些说头。我们这次只选一个外来务工人员和他们的后代聚居的社群作为标本,来寄托我们的情感,来完成我们的艺术指向,是我们对我们自己的精神救赎,走出的第一步。

 

在我们这个文化实验中,在当下的社会变革空间中,在人的当下心理状态下,全盘研究黄桥民工子弟小学和刘冲村,有着重要的档案纪录式的意义,对我们自己,和我们关心关怀研究的对像,都有好处。

 

由于某种社会原因,使一批人坚持在原来的地方,“聚居”在一起,或者人们由于经济,文化或别的什么原因,从身体上流向另一个地方,去新的领域“聚居”。不管是从精神上被另一个地域同化,还是从精神上保持与原来的生存空间同步,这都是很重要的现象,因此,可能有关领域的研究人员早就开始研究关注,而且可能已经做的很深刻了。

 

能把不同的、特定的、新旧的城市边缘区域“聚居”圈子作为标本,放到一个艺术的或文化的活动中去观察比较展示,或作为媒体的话题,让大家从中看出名堂来来,我想,这样对我们大家来讲,是一个不错的游戏方式。如果城市中的自我比较,和对城内边缘聚居方式的比较,能纳入“黄桥幸福计划”活动的研究,在客观上将选择不同的边缘“聚居”的原因和现在聚居的状态梳理一下,将这一人们司空见惯的社会现像,以当代艺术的方式展示出来,能在更大范围内引起人群的关注与自我关注,构成有关研究领域的专门人员研究的素材,使生存在这里的人们,能得到外界的帮助,我想,这将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我自1995年开始,以文化观察的方式,对城市边缘异变的状况,作了许多社会调查。我在城市和城市边缘,用16毫米影像和摄影纪录的访问方式,对城市进程中容易被主流忽视的人和事,就我个人兴趣进行观测。我注意的地方有:流经市区的河流两岸,废弃的铁路沿线,倒闭的工厂,城郊结合部,商业中心点与娱乐场所的地理和事件地带引起的心理交叉点,以及城市行政机构在行政路径和方式上的人和事的异化等等。

 

我把在地理意义上城市边缘活动的人,和在城市中心活动的心理处在边缘状态的人,以及上述人与这个城市发生的一些互动,列为这个城市进程的重要现场痕迹。当然我拿起摄影机和相机时,尽管我再三强调我是客观纪录摄影机相机不过是我眼睛的延伸,而且是以纪录与实验的名义,但实际上个人立场所在,已不可避免了。关于纪录与实验中的影像,是纪录了历史还是创造了历史今后再谈,下面先说一下城市边缘和“城中村”的事。

 

我常去的铁路沿线的“城中村”,这里有不少人,在城里“上班”,而另一只脚,仍然停留在乡村,因为住户仍保留着许多淳朴、忠厚以及文化程度不高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特质,另外还有来自更边远一些的乡村的人,也到这里聚居,租住於此,干些拾荒、拉车、修鞋等活计谋生。

 

我在这个“城中村”,用统计学上的统计归纳法,为艺术学和社会学的讲义文献寻找数据与标本,用于社会学心理学研究。我发现,在一个不大的城中村里,就住有弹棉花,拾荒,算命,做豆腐,鞋匠,裁缝,卖卤菜,职业乞讨,小偷,精神病患者,泥瓦工,做假药,假酒,大学生,小診所,卖唱的,推销的,耍猴的,游方的和尚,上访的道士,流浪诗人,木匠,想去教堂唱诗班学习的小姑娘,做花圈的铺子,修自行车的,看厕人,传销团伙的讲课人,自称某派太极拳嫡传人,拔牙的,剃头的等近百种不同职业与身份的人,每个人的精神面貌,语言方式,行为状况,背景经历,都极具艺术学社会学心理学价值,都是震撼人心的惊心动魄的!狄更思说的对:“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又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我去过许多城市边缘的村庄,看到这些外来人员在这里待长了,就和村里融为一体了。虽然时间长了,境遇好一些的,慢慢有了一些城市人的作派,但由于处于城市边缘的社会地位,和他们所固有的乡村气质,使他们总与这个城市保持若离若合貌合神离的状态。他们被一种无形的强迫在改变自己,从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到精神上的思维方式。这是一种有益的强迫,是社会发展的需要,是一种大象无形的强迫,其结果是城市化的进程的加快,但从心理学上看,这种在一夜间由于经济大潮的席卷,把许多没有心理价值判断和文化准备的人卷了进来,那呈现出来的,就是一种纷繁复杂的社会文化和经济情境,是需要我们用社会学心理学和艺术的方法,来关注的。

 

当我们用社会调查和艺术实验的方式,来做一些具体工作,对大众与艺术的关系,艺术与公共空间的关系等方面的调查和研究,我想,是有意义的。当学者们在书斋里谈论这种社会学艺术学的方式,是否处在视觉叙事和文学叙事两者间的某种关系里,还是直接用某种既定的具体方式来直接解决问题,仰或是跳出“艺术”来看艺术的表述过程时,第二届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的“黄桥幸福计划”,就已直接在大众和艺术的关系上开始生效。在展览中以选择,融合,碰撞,掩饰,间离,接触,交流,潜伏,互动,介入,采集,统计,归纳,建档,等技术方法的运用,对我们来讲,也是一种尝试。

 

我们这次展览的每一件作品,每一个个案,除了暗含的有趣情节和事件发展过程之外,艺术家对每个标本,最后都会有一个小结-----关于艺术家和艺术对像的档案纪录。有文字,有图片,有影像,有实物,内容涉及艺术家在场的行为过程,动机,目的。心理状况等等。关于调查对像的是:性别,年龄,身份,职业,经济状况,文化程度等等。艺术家在做这些民间档案的时候,会充分使用所有元素,留下的影像,文字,图片,声音,草图,对话,实物等,关于艺术家行动的所有资料,一直到两个月后的现场行为行动,都会纪录下来,它同时具有两种价值:一是艺术作品和艺术文献的展览观看价值,二是社会学调查的历史文献的研究收藏价值。

 

艺术家是当事者,因为艺术家对每一个标本开始行动时,就不仅仅是一种调查,而是以一个当事者的身份充分介入,紧密和这个事件一起变化和行进。因此,这种档案是具有社会学和心理学上对具体目标的确证的意义的,因为这些事件只有当事者,没有旁观者。从我个人体验来说,用这种方法行事,在这些空间转来转去效果是好的。

 

在调查中,我常问他们一些关于他们的生存方式的问题,还问一些诸如他们是如何看待他们和艺术,新闻的关系,有哪些娱乐方式等问题。我甚至对混熟了的访问对象,还问一些他们和“性”或与“环境心理”有关的一些问题。有些问题他们回答的出乎意料的精彩,而有些问题他们也讲不清,我有时在他们讲不清中,往往看到了我所要的东西。这个过程像是一场心理与行为,主观与客观,形而上与形而下之间的捉迷藏式的游戏,我感到,这里既有从事艺术的迷醉,也有进入新闻状态的快感,还有心理构建的预期,很幸福。

 


 我想,艺术归根结底是一种游戏方式,展览用温暖的特质材料,来慰籍我们心灵。因此, 通过《黄桥幸福计划》---2010第二届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的实施,我们大家共同期待那久违了的,幸福感。

 

 


 


《黄桥幸福计划》

    ——2010第二届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

 

 

    总策展人:

 

 

                   张源平

 

 

    策展团队:

 

            张源平   刘榕    谢泽

 

 

 

 

 

 

艺术样式:

 

观念摄影+架上绘画+新媒体艺术+纪录片+行为艺术+雕塑+(诗歌+文言实验)+装置艺术+独立音乐+动漫+舞蹈+情景表演

 

 

 

一:展览单元

 

  1: 黄桥小学既黄桥刘冲村现场展示单元。

时间:2010年5月中旬。

 

 

2:  展览馆展出单元。

时间,2010年5月下旬。

 

 

二:为响应省委省政府“建设文化强省”之号召,关心弱势群体精神之面貌,让文化之风吹遍合肥大街小巷不留死角,第二届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特设活动如下:

 

1:2010第二届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展览单元之一:《城中村之幸福和谐嘉年华》。

地点:中国合肥庐阳区黄桥民工子弟小学及黄桥刘冲村。

 

2:2010第二届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展览单元之二:《黄桥幸福计划》当代艺术展,

地点:中国合肥久留米美术馆(暂定)

 

3:黄桥民工子弟小学帮助计划。

地点黄桥民工小学。

 

4:黄桥村外来务工人员幸福指数(经济状况)调查。

地点:黄桥及周边村。

 

5:黄桥刘冲村村民艺术介入,及刘冲村艺术改造计划。

地点,黄桥刘冲村。

 

6:黄桥地区艺术家工作室开放计划。

地点:黄桥刘冲村。

 

7:由艺术家黄震许多余及学生参与的“黄桥小学美术互动”计划《你吻我,我亲你,一帮一,一对红》美术情景示范观摩。

地点,黄桥民工子弟小学美术教室。

 

8:著名艺术家黄震《反展览策略:一个人的双年展》第二阶段开放。

地点;黄桥刘冲村

 

9:《拯我同病》文化对话论坛:普通人在历史进程中,所隐含的潜在能量,当不被忽略。届时著名作家许多余将就“办义学”之现代文化实验理念,与媒体与社会各界以对话的方式交流。

地点,黄桥民工子弟小学。

 

10:大型现场心理调查活动:《审判幸?!?/FONT>

 

11:《黄桥幸福计划》2010第二届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学术研讨会。地点:香榭画廊D空间。

 

三:参展艺术家名单:

 

待艺术家报名及方案最后酌定后再行公布,方案及报名邮箱:

 

ZHANG2656026@163.COM

 

 

ZHANG2904156@163.COM

 

 

 

四:志愿者团队:

 

因本次双年展无任何商业目的,系大型公益性实验性社会文化艺术活动,因此建立第二届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志原者团队,报名邮箱同上.

 

五:主办:运华文化,

协办:  香榭画廊   黄桥民工子弟小学

网络支持:徽风摄影

公共知青沙龙

 

 

 


 



1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