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读书 »  » 长亭外,古道边

长亭外,古道边

去评论

回归最初

——读《野性的呼唤》

                /阳阳

我们是生活早已脱离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丛林原则,我们用礼仪与法律稳定社会,但在极端的环境中,决定命运的还是自身潜伏着的原始兽性——那些獠牙与利爪。

 巴克的杀戮欲在那一夜的悲哀嚎叫后愈发强烈,虽然和桑顿在一起,有了稳定的生活,但依然扼杀不了对搏斗的渴望。我想这已经不是为了生存了,而是为了满足自己。巴克突然欣喜地发现,自己不再是人类的所有物了,那个将它的生命紧紧攥在手中的人就是它自己。现在它完完全全地属于森林、湖泊,它急切地渴望着幸福,潜伏、进攻、被血洗礼的幸福,享用着自由给予它的权力。

 世界最初的时候是没有国家、社会的,也没有文字、音乐,一切都很单一,因而也就无拘无束。竞争、厮杀,既是获得生命的途径,又是发泄的方式。当有一种压抑的情感时,最直接也最悲壮的表达方法,无非是在被大雪覆盖的森林里,面对赤白的月光,仰天发出凄厉的嚎叫。

 而巴克,则是圆满地完成了回归原始的过程。它的祖先——狼,遗传给它的不止是犬科动物的外表,而是残忍、嗜杀的灵魂,不管是几百代、几千代,在血液中,这都是不可能被澄清的部分。巴克的雪橇之旅像一点火星,却彻底地引燃了野性的熊熊大火。虽然我们竭力掩饰,但很多情况下,支配我们身体行动的,还是猛兽的本能。

 理性的一部分有时候是很虚弱的,大多数探讨的还只是最深入最原始的兽性,因为它能更好地维持人的生存、生活。摘掉面具之后,真相即是一团纷聚的疾病,一盘缠绕的野蛇——是最根本的疯狂,在行为之前。

 

                         长亭外,古道边

——读《城南旧事》

          /阳阳

 每一个故事都给人强烈的熟悉感,惠安馆的秀贞,空草地上的铜盘子……仿佛曾经真的经历过一般。

妞儿眼睛下的泪坑,脖子后面青紫色的胎记……虽然早有感觉妞儿是丢在齐化门的小桂子,但看到这里,却仍觉得有难以言说的悲哀。这样的感觉一直伴随着我读完整本书,伴随着我一遍遍在心底默念最后一句话:我再也不是小孩子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我的童年也有许多许多的故事,也有过许多许多的人对我说:“阳阳,你大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现在,这些人都随着我的成长没有了影子,而我的过去不也像他们一样,没有影子了吗?

 我一直很想做大人,突然间,却又希望自己还是个八九岁的小孩子了。

 为什么呢?以前有一个阿姨,她的名字里有一个“川”字,她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我旁边,用我文具盒里的铅笔在纸上写她的名字。然后,她又在纸上画了一条一条的波浪线,在线的上方画几个三角形,她说:“山川,川是‘河’的意思?!彼不坝锌谝?,“山川”念成“三汆”。

 现在,她自己就像河里的水一样,流走了,流出了我的视野。当时兵不觉得怎么了,现在却突然觉得“川”是河的意思,所有的东西都像河一样,忘记了,扔掉了,老了,不见了呀!

 一二年级的时候,我最喜欢唱骊歌,“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多么美好的意境??!可就是今年七月份,再唱这首歌时,尽管天气炎热,蝉声聒噪,我却感到刺骨的寒冷,打心底的冰凉!

  但是现在,我又能手执各样的回忆,坦然地为过去六年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多离别。

 

木槿:川是我弟弟的女友,患白血病去世了!



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