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财经 »  » 中产阶层的进化与退化

中产阶层的进化与退化

去评论

 

                         

   昨天晚上和一位天天“开心”的老同学(心脏外科医生)同赴饭局,在座的都是他们圈内的医生朋友。同时下许多或浓或淡的聚会一样,酒桌成了一场小小的楼市论坛。

   张医生十年前在杭州两千八买的房子现在涨到了三万五,再想在杭州买房子“连首付都不够”,前天带了一张120万元的银联卡到合肥,“刷”了三套房子。

  李医生在南京工作,嫌南京房价太贵,也想来合肥买,唯一的条件是房子要带地暖。

   “开心”的老同学慨叹,他同寝室的同学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几年了,也只能将家安在“市区地图以外的地方”,莘庄,后来通了地铁,当初两千多元的房价也翻了几番。

对于刚刚出炉的皖江城市带概念,大家觉得想象空间比实际内容多。因为,安徽现在享受的优惠政策和沿海地区相差无多,再多的优惠政策还不如一条高速铁路来的实惠。从上海南京来合肥,以往大半天的车程,已经缩短了好几倍。

   桌上诸公,儒雅豪爽,热情幽默,乐观自信,应酬多,酒量好,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堪称意气风发的城市精英。他们的“最大公约数”是,40多岁,科室主任,高级职称,博导硕导。健康、职业、收入、家庭等幸福指标令人羡慕,良好的教育,专业的成就,广泛的人脉、通常的信息,透彻的思维、充满责任与正义感的价值倾向让他们无愧于“中产”的称号。

 

考察这个阶层的成长,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吃上了城市化红利的大餐。楼市起步的时候,他们的收入与福利,使得他们在楼市带来的财富裂变中一步不落。楼市温床,大大缩短了中国中产阶层的培育时间。

 

随着财务条件的改善,这个阶层的精神风貌更为醇厚老道。这一变化可用奥巴马换口号来比拟。他们不再“是的,我们能”(yes, we can),他们早已过了热血沸腾的青春岁月,面对社会的种种问题,他们的态度成了“是的,我明白”(yes, I get it)。他们是中国楼市最突出的社会成果之一。他们不会像独立知识分子发出深刻的声音,但作为一个群体,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社会和谐的结构性保障。

 

   然后,令人担忧的是,房价的持续上涨,将这个中产阶层的已有部分继续膨胀,而后继乏力。新的准中产阶层生不逢时,要么望楼兴叹,那么,艰难追高。经济枷锁,不仅矮化了他们的人格,更可怕的是他们在没有成熟之前就已经烂熟掉了,还没有进化,就已经开始了退化。

  . 

  楼市的繁荣可以创造,但一个充满自信,有责任感的中坚阶层的成长则需要长时间的进化。这个楼市催生的半生不熟的中产阶层能担负得其历史赋予他们的社会责任吗?

 



1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