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行走 »  » 我和时间不在现场

我和时间不在现场

去评论

我和时间不在现场


不安的很,到哪儿哪儿都不是滋味,被什么东西揪着,噎着,心不知在何处安下才好。。。一年之中,有两个时间段,会有那种相同的情绪。清明,春节,总令我如此。

下决心,排除万难,推掉几亿件重大事项,今年的清明,终于出发了,江苏,上海,浙江三地扫墓的行程。

一上车,神还没回到正常的位置。没完没了的出差,味同嚼蜡,恍惚之间还以为再次为公事出门。出了肥东,看了周围,算是定当了。这次带了几年没出门的母亲一阵,她也是,老了,病体缠身,回故乡已是需要策划许久的大事来做了。每天都说苏州话的她,清明不回苏州,理由再多也难解心中的那个结。到了南京,算是第一站,接上同行的小舅舅(事实是小姨妈),接着前行。世人都给苏州方言灌了一百句好话,其实在我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咱妈家的声响,没一个软糯的,个个争强好胜,个个当对方是聋子,堪称喧哗。三个女人一台戏,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讲。女人在一起,第一嗑瓜子,第二骂领导。我们这样两代人的格局,主要对象只有一个,骂男人。数落了二个小时男人的不是,到了木渎??墒?,这次怪了,找不到尧峰公墓的入口处,车子转了两圈,问路好几个人,怎么也不见门口,于是大家再骂这格局,这变化,才一年的时间,竟然又没了这不见了那。只好继续走,接着问。原来是这块大牌子被树硬生生挡住了,让人好生难找,见到“尧峰公墓”四个大字,每个人都消停了下来,静了,离我们的好婆近了,她住这儿,就在这山坡上。。。。。。

小舅舅轻车熟路,带着我们进到一个庙堂。拆开包,全是香火,纸钱,每家各有纸袋子,各有名字,一看到自己的名字,心突然一抖。愧疚的很。我也是几年没来这里了。锡箔是小舅舅在家亲手做的。要说阴间用什么,不知道,可是,这个浑浊的世间所能奉献的,只有美元人民币这些。纸钱和锡箔塞到各家的袋子里,拿到指定的炉子里烧?;曳勺?,我们轮番鞠躬着,心里默念着,等着烟灭,才离开这个地方,到墓前献花。仪式还是鞠躬,鞠躬,和再次鞠躬。母亲又哭了,拿出手帕。下意识里想拿相机拍照,不过马上警醒了,真是该死,什么时候,不分场合的,都有那个烂职业习惯想记录些什么。小舅舅带着哭腔在那边哼着,都走了二十多年了,还哭什么哭,接着也摸了手绢,转过了身。我将香烟点上,几根都忘了,反正点燃了,这是好婆一辈子最喜欢的,让她续上。心想,整个苏州城,兴许这里最安静,最没有纷争。。。。。。

这是到苏州最纯粹的一次。绕开了苏州城,下一站是上海,85岁的阿伯(事实是大姨妈)三年前离世了,母亲此次到沪,是为了去坟前一拜的心愿。我赶时间,第二天没有随行,一早起来赶往浙江。路上想想也不是啊,又发了短信给大哥表达歉意。母亲的大姐,曾经在摘菜的时候能说出“好像闻到田野的芬芳”这样语句的女人,我岂能不心存敬意啊。。。。

什么时候都是患得患失,计算着自以为是的时间,和无数英明,但是最终都只落下满当当的遗憾。。。。。。到了杭州,天台,临海,接下来就是我亲爱的台州,一路上,同学电话不断,心情又好起来了。那两个少年时代的姐们,如今都已为资深人母,兼社会活动家。这不,像个男人似的,说在温岭摆了一桌。我那心哪,对于行程的目的,就这一会功夫忘记的精光。到了真正的温岭,来不及说话叙友情,不消说一顿胡吃海塞,才想起问“最近家庭稳定吗”这种讨人厌的话。
吃完饭亲戚来接,先去奶奶的弟弟家里朝拜,他老人家奔九了,今年身体出现故障,母亲给带了一包礼物献给他。不出所料,这位德高望重的舅公已经认不出在下我了,颤抖的双手,再也迈不出曾经的步伐,只是拿出所有力气推却这礼物,只问我父母身体好吗。。。我忍住打转的泪水,告诉他这次来是为了扫墓,半响,老人家吐出几个字,好啊,好啊。。。他是懂我的心的。。。

其实到这里,我已经不能自持了,这一路行来,什么时间来的勇气,什么时候又被抵消,千万中愁绪,都被这故乡的一切打消。。。亲戚们陪着一起去山上扫墓,这次去了两辆车,老的八十多,小的是奔四的我和表弟。只有到了浙江,我才能有返老还童的感觉,当历史和现实碰撞时,回到你眼前的味觉,视觉,还依稀如往常,基本达到忘我的地步。

据说清明前后,随便走在哪条街道,迎面扑来的都是细雨飘过的清新与温润??墒?,这次我没遇到这样的情景。这一天,晴朗的很。爷爷奶奶的墓具体在哪里,是我这个身为孙女的一直记不清的。因此每次前来,总要亲戚带领。到了目的地,我准备换鞋子上山,只见叔叔从车上拿下铁锹,篮子,这两样东西派什么用场,是我不明白的。跟着他们前行,放佛还是昨天离开浙江前的我,孩童一个,跟在身后,一声不吭的。叔叔走的快一些,他已经找到墓碑所在地了,拿着篮子和铁锹,在下面挖了一些土到奶奶坟前,又准备拔草。叔叔怎么就做的这么利落,还指挥着表弟做些什么,倒土的倒土,拔草的拔草,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像个傻子一动不动,直到听到四周鞭炮声不断,终于跟叔叔说,我来吧。我的亲人在这里长眠,肯定知道今天我来看他们。。。草长高了这么多,四处都是尘土。。。再也忍不住了。。。好重的锄头,多么沉的心。。。跟姑姑说,等我来点上香火,纸钱。。。。亲爱的爷爷奶奶,我在这里。。??耐?。。。长跪不起。。。

什么人算是老练与精到,什么事能够直抵人心,精心安排的回忆或悲伤的往事,这一天尽数而来。。。在故乡一醉后,第二天再次如前一般,匆匆赶路离开。只是下一站是哪里,你一定猜不到。

绍兴——拜谒秋瑾之墓。那里的故事,时间和我不在现场。



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