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拾遗 »  » Ladies and 乡亲们,咱不着急,成吗?

Ladies and 乡亲们,咱不着急,成吗?

去评论

坐电梯是件无聊的事,尤其是没有同梯者只有摄像头的时候,更尤其是当电梯要从-2直达30多层的高空时。。。

不过,凡事皆有利弊,在那么个时空里居然也可以发现一些生活的“真相”。

我每天上上下下乘的电梯是在一栋新大厦里,入住率不高,很多房子名花有主却一直空着,所以电梯里为装修而设的防撞木板还包裹着。应该说电梯还很新,新到有些楼层的按键都没怎么被触按过。

有一天,无聊之中,我的眼睛像往常一样划过每一个按键,包括紧急呼钮,忽然,奇怪了,我发现了一个以前忽略的事实,在所有几乎崭新的键中,有一个键破旧到几乎无可复加———关门键。

咦?为什么这个键这么旧呢?几乎看不到什么原先的印刷痕迹了,只能靠边上的开门键才可以准确地判断出它的功能。

带着片刻的疑惑和随之而来的猜测,我又走访了小区内的其它几栋楼,无一例外,所有的电梯里都是:崭新的其它键和破旧的关门键。

于是,我明白了,咱们中国人其实不姓百家姓,大部分都姓一个姓,“急”!

我敢打赌,只要您去注意一下咱们身边所有的电梯,我指咱们中国本土的,不出意外应该都是同样的结果。

可不是吗?很多上了电梯的人,甫一进入,就会忙不歇地死摁关门键,生怕不按就永远关不上似地,全然不顾正有人拼命地往电梯赶来。那阵势让我想起公交车站,司机大叔多半会毅然决然地关上车门绝尘而去,刚好让那个跑的满头大汗的赶车人可以捶胸顿足地叹息,“就差一秒钟呀!”

我也不可避免地会想起住在新加坡时,邻居们总是在进入电梯后再伸头看看门外,一根指头永远对准的是开门键,以便随时可以阻止几欲关上的电梯门,好让正向电梯走来的左邻右舍们一路同行。

在那里,最破旧的键可能刚好相反,是开门键吧?我没有注意过,再回去时验证一下。

中国人,很多代的中国人,都生活在一种焦灼忙碌岌岌可危的状态里,很多事很多时候都怕误点儿,怕因别人而误点儿,很少想到自己会不会给别人带来耽误。于是,“争先恐后”是我们打小就熟悉的一个成语,一个带有褒义色彩的成语。

同样激励我们的还有“笨鸟先飞”,“早起的鸟儿有食吃”。。。

对不对?对!可是当时代走到今天,是鸟笨不笨都得飞,先飞可能是违反赛制的;是鸟就得吃食,爱睡懒觉的也有可能通过智慧超越那些勤奋的。

所以,当我们已经和美帝国主义者们一样不缺吃少穿后,大家拼的就是规矩和文明了,比的就是胸怀和气度了。

陈丹青在他的《荒废集》里提到,“911”时,当第一栋大厦倒塌后,第二栋大厦被撞前,楼里的几万名工作人员紧急撤离,当时的情景让人震撼和尊重,大家都有条不紊的排着队进电梯,跟看电影似地,安静,迅速,高效,最终是达到了最大程度的生命挽回。

。。。

Ladies  and  乡亲们,(外国人好说ladies  and  gentlemen ,咱给改改,改个适合国情的。)咱不着急,成吗?咱坐电梯时,不摁关门键成吗?咱多摁摁开门键成吗?咱中国人钱都不差,还差那点儿时间和耐心吗?

 

 

 

 

 



11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