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拾遗 »  » 当龙遭遇独角兽

当龙遭遇独角兽

去评论

眼下,交通、通讯日益发展,全球化程度不断加深,世界因之变得越来越小。早在1967年,加拿大传播学家M.麦克卢汉就在《理解媒介:人的延伸》一书中提出“地球村”的概念。地球村的出现,打破了传统的时空观念,使人们与异族文化的联系,更为紧密、频繁。

 

然而,人们与他种文化接触时,并不像地球村构想的那样,来自不同肤色、种族、民族的人们,和谐、平等地相处,共谱人类多元发展的华章。事实上,与异族文化接触时,人们很难摆脱自身的文化传统、思维方式,往往是按照自身的模式,去认识这个纷繁的世界。就像一篇寓言说的,当青蛙试图告诉他的好友——居于水中的鱼——陆地世界的样子,鱼所理解的鸟只能是长了翅膀、能在空中翻飞的鱼,鱼所理解的车也只能是腹部长出四个轮子的鱼。

 

这般,两种不同的文化遭逢时,不可避免地,会有冲突。人类学者奥博格1960年提出“文化休克”这一概念,来描述一个长期生活于自己母国文化的人突然接触到另一种完全相异的文化环境时的震惊、迷惘、沮丧,甚至愤怒?!靶菘恕?,本是医学术语,指像身体失血过多或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这样的人体重要功能的丧失。奥博格以“文化休克”来描述人们初接触异族文化时的强烈反应,的确形象得紧。据奥博格,文化休克,大致有四个阶段:蜜月阶段、沮丧阶段、调整阶段、适应阶段。蜜月阶段,指的是人们接触异族文化之前的阶段,想到马上就要接触全新的文化,人们满心的激动、乐观、狂喜。沮丧阶段,人们面对全新的文化,不知所措,焦躁不安,不耐烦,易怒;极端的表现,是仇视一切异族的东西。调整阶段,人们慢慢了解异族文化,开始调整自己;周围的一切,看起来能把握了,不那么让人沮丧了。适应阶段,人们了解了异族文化里诸如习俗、信仰、价值观、交流方式等影响跨文化交际的关键因素,能够顺利地学习、工作、生活;能这样生活在两种文化里,人们打心眼里高兴,很有成就感。

 

说起文化休克,倒是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自己上大学时的一件冲突。那次,在美国来的外教那里聊天。云里雾里地,就扯到了美国历史,扯到了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外教说:“哥伦布抵达北美大陆时,以为是到了东方的印度,他就把当地的居民称做印第安人。直到现在,我们还沿袭哥伦布的说法,把那儿的土著居民称做印第安人。要是哥伦布以为他们到的是中国,我们有可能就会把那儿的土著居民叫中国人了?!?/SPAN>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是什么一个时代?那是中国改革开放还没几年的时代,是全国人民爱国主义重新高涨的时代。听老外那么说,我很不舒服:美国历史上,盎格鲁-萨克森新教白种人踏上北美大陆后,虽然印第安人给他们很多帮助,他们还是把印第安人的领地一点一点蚕食;后来,他们是给印第安人保有一块居留地,但是,无论生活,还是就业,印第安人仍然饱受歧视,得不到平等的待遇。外教她,怎能这样拿中国人跟印第安人比呢?!

 

我对那位外教说:“你这样说,我觉得被冒犯了!”她怔了半天,茫然地看着我。我说:“你以印第安人来比中国人,不合适?!彼担骸胺浅1?!我还真没意识到这一点。你别放在心上!”

 

现在回头去想那件小冲突,我和外教应该都有责任。我居于长久闭关锁国的中国,觉得中国一切都优越,听不得别人的调侃。那外教呢,她不了解当时国人重新勃发的民族热情,触碰到了我极强烈但又极脆弱的神经。好在,我们没有大争吵;我们都忍住自己的不快,进行了交流。这种尽可能站在对方立场的交流,使我们后来继续友好地交往,成为可能。

 

龙,是中国传说里的一种动物,象征权力和位居中央的帝国;独角兽,是西方神话里的一种动物,象征幸福和圆满。现在,当这种两种动物代表的迥异的文化接触时,不应该再是十九世纪后半叶的掠夺与反掠夺,也不应该再是中国上世纪改革开放初的承认其价值,但只是作为珍稀的收藏或可贵的历史遗迹,更应该是取一种平等宽容的心态,承认所有文化,无论多么特殊,都自有其合理性,都自有其存在价值。以此心态,理解、尊重不同的文化,进而努力去相互交流,大家合作绘出世界平等、和谐、大同的宏图,才有可能。



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