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财经 »  » 每周新闻评述6.23-东莞城市形象智囊团

每周新闻评述6.23-东莞城市形象智囊团

去评论

[新闻背景]

622上午,首批东莞城市形象智囊团成员聘任仪式暨座谈会在东莞市行政中心举行。然而,会议刚开始,就发生戏剧性的一幕:工作人员挨个跟媒体记者说:“专家说,在座谈会环节,如果记者在场,可能不好发言,所以希望在刘书记(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讲话结束后,记者离场,座谈会环节就不要参加了?!庇谑羌钦呙俏弈沃轮荒芟な氤?。

  事后,东莞城市形象智囊团成员、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范红就此回应称:“请记者离场是我个人的意思,因为担心专家谈到负面的声音时,被媒体选择性地去报道,担心给东莞城市形象抹黑,希望你们能谅解?!?/SPAN>

东莞市委宣传部原本大大方方地邀请媒体参会报道,与会专家却瞻前顾后,这引发媒体圈和网友的热议:专家比官员还敏感,缺乏直面媒体的勇气,怕是很难做好传播工作。

 

[老盖评述]

    一、剖析范教授的思维方式:

1、专家可能要发出负面的声音;

2、记者可能要进行选择性报道;

3、如果记者报道负面的声音,必然会给东莞城市形象抹黑。

正是基于上述三点认识,教授作出了要求记者离场的决定。

 

二、老盖的认识:

于范教授的三点认识,本人不能完全苟同,与教授的观点对应,我本人的认识是这样的:

1、专家不能发出负面声音,就不是专家。

什么是负面声音?我觉得准确的说,应当称之为:异议的声音。教授将异议声音称为负面声音,显然给异议的声音打上了价值判断的标签,认为异议就是负面。我觉得这样推论显然是不妥的,道理很简单:凭什么说异议的声音就一定是负面的?没有道理嘛!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还要求众口一词千人一面?

什么是专家?专家不能只是知识层面的,也就是说专家不应仅是对某一专业领域的知识有深入研究的人士,专家更应当具有一种独立的精神,只对事实负责,只对科学负责,这才是专家权威性得以树立的根本所在。

大家知道目前正台湾岛内引发强烈震动的塑化剂风波,揭露这一黑幕的却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杨姓女质检员,一位孩子的母亲,正是由于她的不懈坚持,才引发了台湾岛内这次堪比十级地震的食品安全风波。现在在台湾民众的以目中,她就是这一领域最具权威的食品安全专家,而那些之前那些甘受利益集团指使不顾台湾百姓健康的所谓食品专家,都已经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大陆也是这样,三聚氰胺事件之后,那些自称奶制品行业专家的人哪里去了?听说最近他们又冒了出来,在讨论中国的奶制品安全标准,我想那些所谓的专家真的不要再误国误民了,把台湾这位杨姓质检员请来,她一定是最权威的专家!

所以在这一问题上,我的观点是:专家肯定是要发出异议的声音,如果只会溜须拍马人云亦云,那就不是专家,那是吹鼓手。

2、进行选择性报道,是记者职业固有的权利。

什么是选择性报道?不同人有不同的定义。

某些人眼里的选择性报道,其实就是负面新闻的报道,他们不愿意看到不利于自己的新闻出现,因为这些负面新闻会影响他们的政绩,阻止他们的升迁,他们最希望看到的,是一派的歌舞升平,一派的欣欣向荣,但这能代表我们这个社会的全部吗?据说许多地方在对宣传部门的考核指标中,要求负面新闻的数量不能超过一定限度,否则年终考核可能会被定为不合格,大家的仕途一起玩儿完。

所以我觉得,选择性报道这个词汇本身,就是一个带有职业歧视意味的词汇,因为在这些人眼里,只要是不符合他们利益的报道,都是选择性报道,都是应当予以严加禁止的。

但我们老百姓会这样认为吗?铺天盖地的媒体面前,老百姓会作出他们的自己的选择。我们老百姓当然有选择性阅读的权利,那么与之相对应,记者就有选择性报道的权利。我想只有记者们享有了全部的选择性报道权,老百姓才会享有全部的选择性阅读权,说白了就是:谁有权决定报道的内容,只有老百姓才有这样的权利。因为这是公民知情权的延伸。

所以,客观报道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既是新闻从业人员的权利,更是他们对社会负有的义不容辞的义务。

3、负面报道,不会给城市形象抹黑。

去过香港的朋友们都有一个强烈的感觉:看了他们的报纸电视之后,觉得香港真的要完蛋了,因为媒体里充满了对政府的批判,对无良企业的谩骂,以及对不良行为的指责。一件外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可以被媒体穷追猛打,搞得世人皆知,不闹到官员辞职企业破产誓不罢休,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我想说的是:这样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影响了香港的城市形象了吗?不仅没有,正是香港赋予民众这样广泛的言论自由,使得香港政府成为世界上最廉政最有效率的政府之一,才使得香港成为一颗璀璨夺目的东方明珠。

所以我觉得,负面报道不仅不会给一个城市形象抹黑,反而有助于提升一个城市的健康形象——只要你愿意真诚面对这些报道,并愿意付诸切实的行动予以改进——这才是一个开明政府面对负面报道时的应有姿态。

 

三、政府应当如何面对媒体报道

教授此番高论自然有他自己的认识根源,认识上存在不同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我们不好对教授言论过多予以苛责,但是有一点是必须指出的:教授作为东莞城市形象智囊团成员,他对于新闻媒体的戒备心理甚至超过了东莞市政府,这显然是不妥的。我们的教授,太过多虑了。

政府应当如何面对媒体报道,这是一个大课题,我想举两个人物作为例子,也许听众朋友们可以从中领悟出政府面对媒体报道时的应有姿态。

一个是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就在这次聘请城市形象智囊团的仪式上,在教授请记者离席前,刘志庚面对媒体表态:“城市形象已成为制约东莞整体竞争力提升的一个软肋,成为影响东莞转型发展的一块短板”,刘志庚的这番表态非常坦诚,也道出了东莞聘请专家献计献策的初衷,而我们的教授不知有没有认真听取刘书记这番讲话,如果听了的话,我想他不会在书记刚刚离场之后,就献出了这么一个与书记讲话精神背道而驰的的策略。

另一个人物我们安徽人民非常熟悉,就是现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汪洋在面对媒体时表现出的开明与睿智,是国内高官中不多见的。我对汪洋有一次对媒体的讲话印象特别深刻?;故窃诮衲甑牧交嵘?,汪洋与记者交流时,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假如我们两者的角色互换,那么我们都该怎么做?”

汪洋自己给出的答案是:“如果我是记者,我非常想做一篇文章――两会期间,幸福为何成了代表委员关注的问题”,同时,汪洋也替记者们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记者们肯定也在想:如果我是省委书记,谁来采访我,我就接受谁的采访,问什么问题就回答什么?!?/SPAN>

关键在汪洋后面说的这几句话:“我想的我没做到,你们想的你们也不容易做到。我们还是互相理解,很多想法会在操作的过程中,受到条件的制约,很难实现。这想法让我更加理解你们,也请你们理解我们?!?/SPAN>

刘志庚与汪洋,一个“坦诚”,一个“理解”,道出了政府与媒体关系中的精髓。

 

四、点评

在我国,记者经常被誉为“无冕之王”,这一称号背后其实既包含了很高的赞誉和期许,也包含了些许的无奈与困惑。

其实我个人更喜欢西方国家对媒体的定位:第四权力。意为立法、行政、司法之外的第四种权力,在他们的眼中,只有这四种权力互相制衡,才能保障一个国家在正确的轨道上前行,而不会偏离正确的方向。

我们的媒体,离第四权力的目标还有多远?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