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拾遗 »  » 我病了

我病了

去评论

       老公出差前,在床头给我放了一把宝剑,好重。老妈来陪我,鄙视了一下我的懦弱。我也撇嘴一笑:不至于!但还是偷偷在枕头下藏了一把美工刀。

        晚上下班到家,立马关死所有门窗,强迫症使然,有的地方还颠三倒四去开关了好几回。12点,我实在熬不住睡虫,正要放松警惕,听到箜箜的声音,猛地跳起来,可又不敢出卧室去看,一眼看到宝剑,挥起来使劲儿一拔,那一刻我仿佛正成为神雕侠女,但因为宝剑许久未用过,有些生涩,剑出剑鞘的一瞬没有传说中那么有气势,嗖的声响稍微显得有些拉长,就这样也还是惊醒了睡梦中的老妈,她惊恐地看着我,很快也反应过来我不是针对她的。于是在她的注视下,我鼓起勇气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一个一个房间地去扫雷。那??囱邮抢骱?,倘若真有坏人与我面对,我轻轻一推,必会穿心,但前提是要小心不能被他一脚踢了,我当时想。确定安全后,我回屋了。

       已经连着几晚都是开灯睡觉,我躺在床上想着未来,这该如何是好,恐惧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离去?即便老公在家的那天,我也是不听劝阻,执意要开着灯,不然,不愿也不敢睡。搬家?那还得再买房装修,还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不行,明儿我要去找警察!想着想着,便敌不过睡意了........

       差不多凌晨3点半,一声嘭的巨响又把我惊醒,我睁眼的时候看到老妈也正在睁眼,我俩警觉地对视,一起爬起来,走到卧室门前,妈妈正要开门的时候,我拉住了她:等等......转身去拿宝剑。她大概是可怜我安慰我,轻轻笑了下,表示别怕??晌液苡⑿郯?,心里都在抖了,竟然还一把把她拉到我身后,再次拔出剑来,这次很顺溜,很迅速,嗖就出来。我做开路先锋,双手握剑,继续挨个房间去排查,直到确认门窗都完好,家里也没啥异常,便又回屋了。这一次惊魂之后,我在微博上发了一个流泪的表情,不知道说什么,猛然觉得自己是病了,无奈到就只想鼻涕一把眼泪一把。

        苦思冥想,怎么也琢磨不出那深夜的声音究竟是什么,可以肯定不是我的幻觉,毕竟妈妈也听到了,或是楼上哪家的椅子倒了,许是楼道里回来个醉汉.....猜不出也懒得去猜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不再是过去那个没心没肺的我了,我不再相信物业相信片儿警相信社会相信“伸手必被捉”了。

        同事说我是没有听过明星警察王大伟说过的一句话:每个人的一生中至少经历三次犯罪侵害。的确,我是没有听过,所以我脆弱。但其实真正让我害怕的,似乎还真不是遭贼这件事的本身。

       小区连续被盗,如果物业挨家挨户做个提醒,或者贴个通知也至少可以让人感到,我们是被服务被关怀的,保安麻木的表情让我的小心脏掉了一下。

        某号楼某居室的一位阿姨家没能幸免和我一样的遭遇,可是她法盲到不愿报警,说自己不经常住这,我从法理、从人情、从安全等各个角度去说服她报个警,可是我高看了自己的口才,失败的扫兴让我的恐惧陡升。

        挂着熊猫眼的难堪敲开刑警队探长的办公室,打电话给从警的老同学,上网搜索关于连环盗窃案的破获情况.......我把自己想象成神通广大的侦探,试图找出线索,不求钱财归来,只愿逮住鼠贼不再害人!但是,听着业内人士和知情者的话中话,我开始急剧恐慌。你,袁媛,不过是一个失窃了一次的受害者,每天在电视里报告着各种警匪之战,拍手叫好,却不知道还有多少家庭眼巴巴地望着失而复得死而复生的钱财生命。接了地气才明白这生活的不易。我,能不害怕吗?

        透透气吧,站在阳台,瞥到一根倒在地上的拖把?!班亍??是它发出的?......

        雨中夹杂着热浪,路过的几个人大概听说了什么,指着我的方向,嘀咕了几句。我笑了。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要有优越感。在这病态的社会中,大家都有病,如果你觉得自己没有病,那你是病的不轻了。



3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