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读书 »  » 西望两千年

西望两千年

去评论
追随者、崇拜者、嫉妒者、诽谤者,总是围绕在他身边,34岁的孔子,已经度过自己的而立之年,他是周王朝礼乐制度的主要维护者。但周王朝的历史枢纽一直在自己家乡的西边,这让他从年轻时就一直深情西望。他或者已经完成了自己的顶层设计,却对未来缺乏基于现实的考量。这一年,他终于要西行洛阳问礼,他最牵挂的是都城里那位前辈学者老子。鲁国的君主为他提供了车马仆役,风尘仆仆,一队人马沿着滔滔黄河一路西行。 老子太神秘了,连司马迁写到他时都扑朔迷离。他懒得写字,追求自然与虚无,道可道,非常道。2500多年前某一天的洛阳,孔子与老子在这里对话。鲁迅在小说《出关》中构想他们谈得很僵,余秋雨在《寻觅中华》中 则给以乐观的想像。这是两位真正站在全人类思想巅峰之上的伟大圣哲的见面,这是中华民族两个精神原创者的会合。所以关于他们是否处于同一时代的争论,都将化为浮云。 老子否认自己有伟大的学说,甚至不赞成世间有伟大的学说。在他看来,人就像水,柔柔地、悄悄地向卑下之处流淌,也许滋润了什么,灌溉了什么,却无??裳?。终于渗露了,蒸发了,汽化了,变成了云阴,或者连云 阴也没有,这便是自然之道。人也该是这样,把生命渗露于沙漠,蒸发于旷野,这就谁也无法侵凌了,以其终不自为大,故能成其大。于是他要出发,骑着青牛,向函谷关出发。 孔子则主张“为政以德”以及仁义与礼教,用道德和礼教来治理国家是最高尚的治国之道;而秩序和制度则是建立人类文明社会的基本要求??鬃游艘恢痹谧呗?、教育、考察、游说、做官。大多数国君都以隆重的形式 欢迎孔子的访问,甚而高谈阔论昭告四方,体现着自己的仁义情怀,却对改革既有统治秩序犹豫不已,或者从不加以考虑??鬃又荒芤淮未问?,每次离去总是仰天长叹,每一次到达又总是满怀希望。 重建一个有秩序、有诚信、有宽恕的礼乐之邦,时代潮流已非当政者所能阻挡。更多的人开始思考天道、人生和世界秩序等方面的问题,原先由贵族垄断的文化教育也正逐渐流入民间。但待他年老体衰68岁回到故乡时, 妻子已在一年前去世,两年后又送别独子。老人让中国真正懂得了国与家,而他的家却在自己的脚下碎了。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