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八卦 »  » 终于嫁给有钱人

终于嫁给有钱人

去评论
本文配图选自电影《嫁个有钱人》,郑秀文、任贤齐主演。  

头次上门的尴尬:

在遇到木之前,我觉得自己还挺好的。 做为家里的独生女,我很受宠。爸爸是老三届大学生,一辈子都在设计院画图纸,妈妈以前是厂里的医务人员,现在退休了。虽然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宽裕,但从小到大,他们都把最好的给我,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98年我到合肥上大学,毕业后就应聘到一家小学当老师。我喜欢我的工作,每当看到孩子们又学会了一个词组,会造一只漂亮的句子,我心里都很有成就感。 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并不那么出色,是在头次去木家的时候。 我记得那一天,永远记得。 那天我特地穿了一身粉色的套装,还细细地化了一个淡妆,在花店买了一把香水百合带去。虽然木告诉过我,他家住的是复式别墅,但一进门,我还是不由拘谨起来??吞艽?,墙上挂着一幅很大的中国水墨画,一个中年女人正坐在沙发上听交响乐。给我开门的是一个精干女人,我开始以为是他家亲戚,没想到那个很有气势的女人原来是保姆??诺哪且凰布?,保姆的眼光犀利,好像能透视我一样。而后来成为我婆婆的那个人站起身来,温和地跟我打招呼。虽然她一直微笑着,但我能感觉到,她在刻意跟我保持距离。 木的姐姐一出场,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她从楼上下来,像没看见我一样走进客厅,跟她妈说,“不知道谁家又买那种烂俗的香水百合,不知道我过敏嘛,难闻死了?!蔽冶ё拍鞘闼俸献谀?,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而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当时的男朋友现在的老公木并不在,他去买蛋糕了。婆婆招待我的是英式的下午茶,儿子去帮她买味道纯正的起士蛋糕去了。就这样,我沦陷在一屋子的陌生人当中,局促地坐在沙发上。木的母亲坐在我对面,她没有询问我的家世背景,但从寒暄中能听得出来,她已经对我了如指掌了。 从那次上门后,我开始有点犹豫,木虽然对我很好,但是我觉得自己跟他的家庭有差距。 其实在木在邀请我去他家之前,我一直以为他是个普通的公务员。我们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别人并没有跟我说他有一个在香港开公司的爸爸,也没有说在海外有很多亲戚。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只是一个拿着几千块钱工资,穿着普通、性格腼腆的男人,给我一种踏实、实在的感觉。要说长相,木也不算突出,在人群里,他胖胖的身材还显得有点笨重;他出手也不是十分阔绰,我们谈恋爱时也无非是看看电影吃吃小店,他是个不给人压力的男人,所以,大家交往很顺利。 我介绍过我的家庭,他没说什么。他也只是说,父亲在做生意,母亲是退休的大学老师。登门拜访了,我才知道,原来我们的悬殊这么大。  

婚宴上婆婆的脸色:

  见过他妈妈后,我有点胆怯。我跟木说,我们大概不太合适。他急了,一次次来找我,表明他就是他而已,他的家庭并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 打动我的,是他带我去看我们未来的婚房。那是一套中档小区里不足九十平米的两室一厅,他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说:“这是我们的房间,这是储藏室,这是你父母来小住的房间……”他想了想挠挠头说,“孩子的房间还早,等到需要时,我一定攒够钱换大房子?!蔽矣械愀卸?,他接着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家,你要是喜欢,我们就搬进来住一辈子,如果这里有让你害怕的东西,我会把它拿走?!? 他真的是个细心体贴的男人,我无法拒绝。 筹备婚礼的时候,两家大人见面,他妈妈把见面地点定在一家高级会所。我爸妈头一次进这样的地方,我在他们身上看见了我第一次上门时的局促不安。他妈妈还是那种温和的样子,说尊重我父母的意见,又说木是他们家族的长子长孙,海外的亲戚也都会回来,婚宴的钱全部由他们来出,一定会很perfect。 她一说英语,气氛就僵硬起来,我爸妈在枯坐了一会儿后说,“那你们拿主意吧?!? 那场婚宴,真的很混乱。我们家的亲戚穿什么的都有,自助餐、葡萄酒、小乐队,都不是他们见惯的场面。他们家的亲戚,都穿正式礼服,见面的时候,拥抱,聊最近的生意,我们家的亲戚兴致勃勃地大声聊着家常,看着热闹。 婚宴上,来了五六个小孩子,跑来跑去,总会闯一点祸。我的小侄子被另一个小孩打了,站在大厅里哇哇大哭,大家都过来哄他。婆婆走到我面前,小声但严厉地说:“怎么回事,你知道我这样多丢脸吗?”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摆脸,寒气袭人。一转眼,她又笑眯眯地很有涵养地招呼客人去了。我看看木,他显然也听见了他妈妈的话,轻声地哄我说,“她爱面子,你别理她?!? 是啊,我自己的婚礼,我当然不能自己破坏自己的心情,虽然有的亲戚大声喧哗是显得有点不礼貌,可是这又不是我的错,我的出身、我的家庭,本来就是这样子的,我没有隐瞒过。  

怀孕期的金钱和冷漠:

  我大姑子是个能干女人,跟她弟弟的腼腆相比,她更像一个男人。她出国读了硕士回来,在一家外企身居要职,我跟她的弟弟结婚,似乎是件跟她毫无关系的事。她看见我,从来不喊的名字,只用一个“哎”来称呼。她快四十了还没有结婚,跟母亲住在一起。 我不知道一样的父母怎么会生出两个完全不同的孩子来。我结婚的时候,木的爸爸回来过一次,他几乎没跟我说什么话。木看见他,也是连话都说不出来。木告诉我,从小他的成绩就很一般,样样不如姐姐,对做生意也不感兴趣。父母对他期望值很高,但他一次次让他们失望。 有一次,我和他在家看一个动画片,里面的小鲨鱼不喜欢吃荤,却总喜欢把自己打扮成海豚的样子,他有些感伤地说,“我就是那只小鲨鱼,我不想在商场上打打杀杀,就想过简单的温暖的家庭生活。所以一定意义上说,你才是我的救星?!? 不过,父母对于我们来说,是无法抗拒的命令。 结婚后,我本来不打算急着生孩子,婆婆把我单独喊到家里去。她说,“你们现在是最好的生育年龄,你不用担心生孩子之后的经济问题,我会全力支持的?;吃兄?,你要是没了工作,我会让爸爸按照正常文员的标准给你发工资,我们这样的家庭,会对每个人负责任的?!彼淙凰呛靡?,但这种说话的方式就好像我是她雇的保姆,职责就是生孩子一样。 我想木也一定被婆婆叫回去训过话了,他开始跟我谈论孩子的话题,我并不抗拒要孩子。没多久,我就怀孕了?;吃泻?,我没有辞掉工作,为此婆婆很生气,她觉得我对孩子不负责任??墒窃懈旧习嗟亩嗟氖?,何况我舍不得不那些学生。我开始借口身体反应不去他们家了。 怀孕5个月的时候,婆婆破天荒第一次到我们家来吃饭。我好好烧了一桌子菜,她几乎没怎么吃,走的时候,留下三万块钱,说是给我们的生活费。 我让木还给她,木却把钱存进了我的信用卡。我想,别家的奶奶一定也会给孙子准备一些物质上的礼物,但像这样冷冰冰地来,扔下钱就走的,估计不多。我并不讨厌钱,但我总是有点自尊心的。 给过了钱,他们一家人就好像心安理得了,他姐姐从没有打过一个电话来问候,他母亲也去了香港。而我,被早早安排住进了一人一间的贵宾产房。 我自己倒是情愿住一般的产房,跟别的产妇交流,我也可以壮壮胆。但是,早在我体检发现怀孕的时候,婆婆已经一手安排好了,我只能服从。  

物质优越不能带来幸福:

  住在贵宾产房,条件的确好,就是无聊。有时木一天都来不了一次,我打电话去问,原来他妈要过六十岁的生日了,他要帮着筹备。我们的儿子也很有趣,等了好几天都不来,偏偏在婆婆生日那天他出生了。第一次生孩子,谁能不害怕?我妈妈本来是要来的,但忽然感冒发烧,婆婆觉得会传染,婉转地不让她来了。 躺在豪华冷清的病房里面对阵痛,我忽然很恨木,也许老婆没有妈妈重要,但是孩子的降生难道还比不过一场生日聚会吗?我打电话给妈妈,妈妈听说我一个人在生孩子,急坏了,语无伦次的安慰我,听着她那些焦急而朴实的话,我忍不住大哭起来。 虽然木立即从生日宴会上赶了来,可他到的时候我已经筋疲力尽了。孩子难产,我打算顺产却不能成功,又紧急做了剖腹产手术。一辈子节俭的父母包了车从郊区赶过来,他们看见了外孙的出生,而婆婆到第二天才出现在医院。她插了一盆很漂亮的花,那个保姆殷勤地跟在她后面,她像看望一个朋友一样在我床边站了站,然后就去看保暖箱里的孙子去了。 婆婆居然提出,让公公从香港给我找个菲佣,还说菲佣职业素质高,能照顾好他们的孙子,虽然价钱高点,但不用我们支付……这次我坚决拒绝了,我留妈妈住下来照顾我。我只是一个普通女人,住着不满一百平米的中档小区,我不需要我的儿子从小就有上等待遇。 新生儿带来的一连串的问题,让我的火气越来越大。木是个好男人,但他对家务事完全不懂。夜里孩子大哭,他还自顾自打呼噜;我让他起来给孩子喂奶,他拿起冰箱里的奶瓶就伸进孩子的嘴里去;他特别害怕抱小孩,说不知道该托哪,孩子一哭,他就使劲摇摇篮;每次给孩子洗澡,他都逃得远远的,让他拿浴巾、痱子粉,没有一次是拿对的。我一抱怨他,他就委屈巴巴的说,“我们还是请个保姆吧?!? 添了孩子,添了好多家务事,木什么都不会做。他上班其实蛮清闲的,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呆在家里的时候,我忙得一头乱时,他还坐在那里看电视。喊他帮忙,他不是撞到东西,就是越帮越忙。妈妈身体不好,我做完月子,她也先回去了。我没办法,又向学校申请停薪留职一年,在家里全心全意带孩子。除此之外还要买菜、做饭、整理家务。木什么家务也不做,惟一的长处就是脾气好,怎么骂他也不生气。 现在,孩子已经8个月了,我发现自己的情绪变得很不稳定,容易生气,动不动就想哭。婆婆没有来看过我们,倒是常打电话给木,让他把孩子带过去玩。前两天,木告诉我,婆婆打算送我们一辆车,方便我们两边走动。我又生了一场气,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是他们聘的员工,管生孩子带孩子,还要照顾木这个大概永远长不大的老孩子。 优越的物质生活,没脾气的好男人丈夫,出钱比出力踊跃的婆婆,听起来不错,可我就是不快乐。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