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行走 »  » 合肥最美乡村公路联盟

合肥最美乡村公路联盟

去评论

    我想说说我最喜欢的一条路。是在《我私人的爱达荷》里,患上了嗜睡症的少年麦克,从爱达荷开满了向日葵的公路上出发,到意大利寻找妈妈,他有不堪的身世,而每当想起童年记忆里的妈妈,他就会在抽搐中睡倒在路边,斯科特抱着他,为他盖上自己的外套。麦克爱上了斯科特,然后在他拒绝之前就抢先拒绝了自己。范·桑特镜头下的瑞凡·菲尼克斯和基努·里维斯,有着为希腊和罗马的诸神所祝?;蜃缰?、迷恋或厌弃过的脸,一个美的脆弱,一个美的冷漠。他们一直在路上,在西部清澈广袤的阳光下,天上流云不定。寻找和失落,是公路片中永恒的乡愁。

    同样一直在路上的,还有高更。毛姆在《月亮和六便士》里写了这个曾经的中年证券师的故事,他无情地抛弃妻儿,说对他们不感兴趣,也不再关心他们的未来。在巴黎,他霸占了收留自己并为自己治病的画家的画室、妻子和家,又无情地驱逐这女人,致她自杀。梵高的向日葵系列都是为了他而画,甚至画了他坐过的椅子,高更却冷冷地说:你对我太友好了。他无情地离开阿尔小镇,丢下梵高和他割下的耳朵。然后去了大溪地,在那里找到自己灵魂的原乡,直至患麻疯病死去。毛姆说:“我相信有些人诞生在某个地方可以说是未得其所?;蛋阉撬姹闩字赖揭桓龌肪持?,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故乡。在出生的地方好像是过客……而他到了另一个地方,会神秘地感觉到这儿正是自己地栖身之所,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家园?!?

    叶芝的乡愁寄生在他想象的吉尔湖中一个小岛上:“我要起身走了,去茵尼斯费利岛,用泥土和枝条,建造起一座小屋;我要有九排云豆架,一个蜜蜂巢,在林间听群蜂高唱,独居于幽处。于是我会有安宁,安宁慢慢来到。从晨曦的面纱到蟋蟀歌唱的地方;午夜一片闪光,中午有紫霞燃烧,暮色里,到处飞舞着红雀的翅膀。我要起身走了,因为我总是听到,听到湖水日夜轻轻拍打着湖滨;我站在公路,或在灰色的人行道,我心灵深处总听见那波涛声声?!?

    更著名的一条滿载乡愁的路是66号公路。它最辉煌的时期在1930到50年代,《愤怒的葡萄》里的主角从奥克拉荷马州出发,穿越荒野沙漠奔向希望,凡旅途中经历之种种,有辛酸也有温情,皆发生在这条66号公路上。1946年,美国音乐人鲍比?楚普写了一首著名的蓝调《在66号公路上找乐子》,"Get your kicks on Route 66"成为一句口号?!对诼飞稀分?,迪安问萨尔:“你的道路是什么,老兄?——乖孩子的路,疯子的路,五彩的路,浪荡子的路,任何的路。到底在什么地方,给什么人,怎么走呢?”传说中,海明威曾在66号公路边的小咖啡馆里写作《老人与?!?, 赫尔曼·J·曼凯维奇在一间破烂的motel里写出了《公民凯恩》初稿, 克拉克?盖博通过66号公路去亚利桑那群山深处的淘金小镇, 经典西部片《黄昏双镖客》中,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这条路上拔出手枪连续射击,让帽子在空中翻腾飞舞。 州际公路兴建后,66号公路式微,直至1985年6月7日,正式从美国公路系统移除,50年繁华落尽。而无处安放乡愁的人们成立了“66号公路联盟”,他们说,“66号公路是我们最好的拥有,又或许是最坏的。但她将永远是美国梦的一部分?!彼鞘拐馓趼分匦乱?“历史66号公路”之名回到地图,成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的朝圣之路,唤醒旅人绵厚的乡愁。

    古中国旅人的乡愁,也在路上,而指向故土?!拔粑彝?,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薄吧娼绍饺?,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毕绯钣谠孪滤饰?,于行舟漾为水,于树间化秋声,于云端随雁字,风尘仆仆,总在路上。这段乡愁,于今天,也许就幻化成为鸡犬相闻的胡同巷陌,童年乡村的田间小道,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求学之路,以及三十岗乡通往崔岗村的“合肥最美乡村公路”大姚路。故乡之美,美在它留在记忆中的样子,经过漫长时光的淘洗,而非一朝一夕所能形成。在任性的大拆建中,那些被摧毁的承载城市记忆、延续城市文脉的种种,甚至在城市历史中形成的城市符号,有可能会永远地消失。这些不可再生的人文资源和生态资源的损毁,将成为一座城市和城市人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痕。

    那么,成立我们自己的“合肥最美乡村公路联盟”吧,留住这不可再生的资源,留住时光慷慨的馈赠,留住这一段乡愁。如果能够因为我们自己的努力而留住美好,将是多美好的一件事。



9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