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读书 »  » 给鲁迅验血

给鲁迅验血

去评论

 

         现在对鲁迅说,远谈不上落井下石,但至少是“骂之不武”,一则是死人不会说话,更重要的是风头不一样了,鲁迅走下神坛了。如今,我们不仅可以对鲁迅小有不敬,还可以对胡适大唱赞歌了。
          
     鲁迅描绘的世界太阴惨了。鲁镇就是中国,农民不是阿Q就是润土,世上除了坟没有路,只是血与火没有欢和笑,只有两棵枣树没有兰花草,只有铁屋子没有艳阳天。初遇鲁迅时,还无法理解鲁迅的深刻和博大,却已经不敢想象,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年代,除了肩着黑暗闸门的鲁迅,还有一大批像胡适那么开放的、乐观的,具有现代化人格和超凡人格魅力的中华民族的优秀人才。

        连鲁迅自己也说,自己的文章太黑暗,自己的思想太黑暗,显然与后世的卫鲁士们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卫鲁士们为政治服务,自然也不合作,歪曲没商量,看似为尊者讳,实际上呢,鬼才知道!只举两个小例子。钱理群说鲁迅是真实的,文集不假修饰。这是典型的主题先行,材料伺候。一次鲁迅应邀请去北师大讲演,回来给许广平写信说,从成仿吾到胡适,照例骂了一通。而后来收录到文集里,“骂”,成了“说”。显然,“说”,是止乎礼,而“骂”则是发乎情,露了馅?;褂幸桓鼍薮蟮难鹾诙?,就是鲁迅和周作人的关系。近来也有学者暗示非夺妻之辱一类的大伤害大羞耻,是不至于让周作人如此一个儒弱温厚的小弟和亲哥哥决裂以至老死不相往来的。当然,这只是学术讨论,引用在此,只是反对所谓的鲁迅道德无暇论。胡适的学生唐德刚说,鲁迅以君子自居骂胡适,他就要把吐沫吐在鲁迅的脸上说,你不配!

        对于鲁迅的颓废迷茫、阴郁愤懑等等肉胎凡身都难免的人性弱点,卫鲁士以郁达夫、郭沫若为旁证,认为放浪作践,自虐倾向是那个时代知识分子性格构架的普遍因子。鲁迅咳一口黄痰,也被幻化为对于黑暗现实的猛烈攻击,被上升到了国民性和哲学的高度。听起来多么别扭,多么滑稽可笑??!就像沉沦中的留日学生,只要将无节制的性自卑性饥渴性苦闷性放纵扯上国家民族,生活流氓立马就变成了文化大师(当然,我承认两者可以并行不悖)。鲁迅对于顺我者则爱(一帮左派粉丝),而逆我者则骂的习性,更像病理性的更年期式的无厘头。鲁迅对于一个精神病小青年居然也有歇斯底里的反应(有案可查,事后鲁迅有反省,许广平也有记录)。我想起了我的一个中学同学,父母离婚,性格内向,埋头看《约翰克里斯朵夫》,抬斗常与别人吵架。他说,“我要随时拔出自己的宝剑捍卫自己的尊严!”,此兄后被诊为精神出了毛病。

       鲁迅说自己的写作是“释愤抒情”,更像是只有“释愤”而无情可抒。许广平说他“长期纵酒,痛愤成疾”。长江黄河滔滔不绝的“愤”从何而来?只从社会学文学政治学角度是读不通的?;褂兴摹安坏宰罨档亩褚狻?、“一个也不放过”,不但令反动派发抖,即便是善良公民也未尝不心惊肉跳,胆颤心寒。他“横眉冷对千夫指”,这所谓的“千夫”们,除了段祺瑞执政府、赵老爷、鲁四老爷等,是否就剩下像胡适、林语堂、梁实秋这样的人?他们是毒蛇吗?胡适搞资产阶级自由化,林语堂提倡小幽默,梁实秋认为爱是永恒超越阶级的,可到了鲁迅喷着毒怨和肝火的眼里,都成了必痛骂必踹到泥坑里的走狗。让心理诊所里的实习医生瞧瞧,也是不难得出一些初步判断的。

      在卫鲁士们看来,给鲁迅验血无疑是阴险恶毒的,而这正是发扬了鲁迅精神?!耙桓鲆膊环殴?,对鲁迅这样严以律己的人来说,自然应当包括他自己。在西方,用病理学、遗传学、心理学,人格学,佛罗伊德来诠释历史早已是一种正常的研究手段。梅毒、结核杆菌等不但参与了文学和历史人物的塑造,同时也参与构建了作家和政治家的人格和思想。

     鲁迅是学医的,但医不自医,特别是心理精神类疾患,他能为社会诊断,也未尝能应付得了自己的病菌。我妄想,他的血液十有八九是暗红,而非殷红,粘稠多杂质,酒精、尼古丁含量奇高,白细胞多红血球少。不成比例的白细胞向大大小小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每一个病毒攻击,连自身的红血球也被误杀,最后,耗尽了体力,丧失了抵抗力,牺牲了生命。而与之形成有趣对比的是,胡适的血液里红细胞多而白细胞少,充沛的氧分子氧化并容纳了朋友和对手,他没有一个私敌,也就无须白血球。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即便从鲁迅血液里找出了自虐狂、臆想症、强迫症的病菌,从他不幸的童年遭际中找到了病菌的渊薮,也不损于他的伟大。正如他所崇拜的尼采,自诩为太阳,最后发了疯,也还是哲学史上的永恒太阳。给鲁迅验血,只是希望能够多一种研究手段,剥蚀掉一些违背鲁迅个人意愿被意识形态强力涂抹上去的色彩,更真实地看清楚历史这个小姑娘的真面貌。

 


 



1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