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财经 »  » 床的轶事

床的轶事

去评论
           凌晨两点上床,裹着被子翻来覆去变着姿势看书,一直到七点钟才觉有些倦意,关了灯倒头呼呼,再睁眼已是下午三点半。今天星期六,没有平日下午五点的编前会,感觉好轻松,因为可以多赖一会床。先揉一会眼,自从高中时害眼病差点近视后,眼睛很容易疲劳,靠着每天醒后起前的揉眼,我的视力愣是维持在5.0,不容易啊。再打开手机,短信提示曾有两个电话找我,一个不知道是谁就不回了,另一个是老婆,发去短信问有事否?说是没事,就是问候一下。我说刚醒,还在床上呢。她表示理解,说又要赖床了。
        又要赖床了,当然。上夜班最让我满意的一点就是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然后在床上赖一两个小时再起来。如果床会说话,它会总结我目前为止的人生为八个字:从小尿床,长大赖床。#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小时候我有辉煌的尿床史,从出娘胎一直尿到初一。夏天没事,反正是凉席,用水抹抹继续睡就是了。痛苦的是冬天,每次尿床后都是被冰醒的,经常偷偷找些破布旧衣服垫上继续睡。但第二天警觉的家人总是会掀开被子查看,于是真相大白。家里没有多余的被子,冬天的被子要晒干比较麻烦,碰上阴雨天更麻烦,家人为这事对我很是恼火,骂我不该贪恋热被窝不下床就尿。真是冤枉,难道我是故意不下床的?是完全不知道啊。有一次我的小姑父来作客时遇上这事,为我辩解说肯定不是故意的,我当时心中对他的感激到现在都还记得。
         尿床是我的难言之隐,就像阿Q头上的疮。二姐有时跟我为别的事吵翻了,就直打我的软肋:不晓得,这么大了还来尿(尿在方言中音近西)。我又羞又恨却又绝望无助。后来听妈妈说,二姐大约六七岁的时候,有一次半夜下床小便,迷迷糊糊把水桶当成了尿桶。我如获至宝,下次等她再揭我疮疤时,我便以此回击,女孩子面子薄,在一场唾沫横飞的战争中她终于气哭了。我大胜而归,从此免遭被她曝光之苦。
        上了镇办高中后开始住校,学校的高考升学率极低,领导层制定的最高纲领是每年至少要考上一两个,什么学校不论。教导主任在一次动员大会上将此总结为:花可以不戴,裤头不能不穿。学生们私下里都认为很有道理,并幻想自己能成为裤头。这样的环境中管理比较宽松,于是我在家时只能在寒暑假才能尽兴的赖床症发扬光大了。和我有相同兴趣的同学有不少,志同道合者合租一民居,集体睡懒觉底气更足。上课一般是从上午第二节或第三节开始,课堂上只要困了也可以睡,那个年轻的女英语老师上课时除外。老师一般讨厌上课讲话的,说是自己不学还干扰别人,对睡觉的总是网开一面。有时几个人干脆一上午或一下午不上课,几个人搬张桌子打牌,还有旁观者指手划脚添气氛。虽然没有赌注,但大家都对输赢很在乎,吵吵闹闹很兴奋。
        高三时和我合租的几个人上课要认真些,于是我成了独睡侠。每天早上他们去上课了,我就赖在床上,看看小说写写诗。那时很多年少轻狂的诗作都是在被窝里孵出来的,幸好诗和英雄一样不问出处,否则肯定要带上一股脚臭。孵到时间差不多了,起床拎着饭缸到食堂去打饭。路旁居民看到熟悉的我的身影就知道,要放学了,该煮午饭了,于是炊烟四起。晚上该睡觉了,却迟迟不愿睡,这是正常现象,行家称作起来不愿睡,睡倒不愿起。于是几个人坐在床上再打几个小时牌。有时就到四周的菜地去偷点蔬菜,有几次还偷到了鸡,然后买点散装白酒,几个人在一起共谋一醉,串门者也不回去了,四五个人挤到一张床上,被子不够盖就横过来,不脱衣服一觉睡到天亮。后来上大学,赖床已经成了必修课,不必在此赘言。
        工作后,一开始跟女友租住在安大西门,房东提供一张单人床,虽然有点挤但也无所谓,就是给张大床也还是挤在一起睡呀。后来搬到公交三厂租房,女友在装璜公司上班,有一家装璜旧床不要了,我们搬了回来,这张床大一点,想翻身时可以不必互相提醒一起翻了,感觉床大点有了更多选择更多自由,想挤点想宽松点都可以,不错。后来自己装璜房子,决定做张大床,量好房内空间定下了一米六宽。搬进去住时正是夏天,大床优势尽显,摊开睡明显比挤在一起凉快啊。现在女友早成了老婆,我也升级成爸爸。一家三口睡这床时还不怎么显挤。但我们已计划在集资房搞好时订做张两米见方的床,横竖随便睡,被子也订制超大的。我跟老婆说,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从成为受精卵到诞生,再到制造受精卵和死亡,这些人生重大事件多数是在床上发生的,平常时间也有平均三分之一在床上度过,所以在床的问题上一定要对自己好点。为了增加说服力,我告诉她我四五岁时,冬天晚上脱衣进被窝以前,父亲常常躺在床上举起一只腿靠在墙上让我攀登高峰,我很爱玩这个游戏,还有在床上打滚翻跟头也很好玩,有了大床,我们家丫头玩同样的游戏会更开心。她频频点头。
        最后说个故事。我以前有个熟人,姓李单名春,是个男的,有一次饭桌上大家调侃他,一个男的叫什么春啊,真难听。他皱眉说也是,其实我早就想好了,以后改名李床。旁边人问为什么改得这么奇怪?他说,其实叫春和叫床是一回事,做人尤其是做男人要踏实,先从名字做起,这叫名副其实。几个人哈哈仰天大笑。其实我认为,春天和床都是最美好的事物,而且它们之间有隐秘的联系,不是吗?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春眠不觉晓,就是说春天大家更愿意上床,更喜欢赖床。
                                                                                                                                   (07年1月27日18:50)


1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