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拾遗 »  » 一个戏精的自我修炼——一个脑残,一个戏精,一对绝配(下)

一个戏精的自我修炼——一个脑残,一个戏精,一对绝配(下)

去评论

说杨雄是软弱的糊涂蛋,一点不冤枉他,在整个事件中,他是由头——把石秀引到了自己家里,是煞尾——手刃了出轨的妻子,更是核心——无论是石秀对他的提醒,还是潘巧云对石秀的诬陷,信息都集中在他那里。也就是说,杨雄既是男二号,又是导演,杨雄的态度决定整个事件的走向。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所有的信息到了他那里,全部没有了下文,他采取的是和稀泥的办法。按说,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有上中下三策。上策:对来自两个人完全相反的说法表面上姑妄听之,私底下静观其变,留心辨别真伪;中策,找石秀对质,看他是否有调戏骚扰潘巧云的事实,然后再做定夺;下策: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把石秀赶出家门,结义兄弟恩断情绝,从此成为陌路,稀里糊涂地和潘巧云继续把日子过下去。

但杨雄都没有。这一点,他甚至不如武大郎。郓哥告诉了武大郎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奸情后,武大好歹还跟着去捉奸,图个眼见为实。而石秀给杨雄谋划的捉奸计远比郓哥高明得多,而且不显山不露水,但是杨雄一场酒后忘到九霄云外,完全听信了潘巧云的说辞。这也没有关系,下策就下策吧,选择相信自己的老婆,也不失为一种办法。杨雄本就是外地人,在蓟州举目无亲,唯一可以信任的亲人,也就是自己的老婆了。但是,杨雄既没有明确向石秀表明割袍断袖的态度,也没有向石秀问个究竟,而是选择了回避,让岳父拆了肉案,然后提前去上班,用行动暗示石秀。与其说杨雄是在给同是江湖人士的石秀一个面子,倒不如说是他在用这种方式给自己面子,深层次原因,可能是他比较留恋在蓟州相对小康的生活,不愿打破既有的平衡。


尤其是那句“他又不是我亲兄弟,赶了出去便罢!”道出了杨雄的内心——他赶走石秀,原来并不是为了江湖道义,毕竟,从亲疏关系上,义弟远不及妻子。这样的话,如果石秀听到,不知道会不会寒心。


偏偏,石秀是个混不吝,不愿意背着一个“调戏嫂嫂”的不伦之名远走他乡,非要弄个水落石出,替自己洗清不白之冤,也替义兄扫除闺房之害。


《水浒传》中,写得最精彩的人物“列传”,第一当属武松传,一波三折豪气干云,第二是林冲传,波诡云谲悲愤丛生,第三,非杨雄石秀传莫属,阴郁跌宕直击人性。


如果从人性人心的角度分析,杨雄的糊涂当然是一个因素,更主要的是他贴身生活着潘巧云这样一个戏精,他的行动完全被这个戏精所左右。如果要给杨雄石秀传做一个标题,不妨叫做“一个戏精引发的血案”。


看点

01


潘巧云是个什么样的人


《水浒传》没有描写潘巧云的相貌,只是大致交代了她的身世,“先嫁了一个吏员王押司,两年前身故了,方才晚嫁得杨雄,未及一年夫妻?!庇纱丝梢酝撇?,她能嫁给一个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应该家境殷实,方才门当户对。而且,本人应该颇有几分姿色,否则,不会引得跳出三界外的和尚裴如海色心大动,“我对娘子十分爱慕,我为你下了两年心路?!币簿褪撬?,裴如海已经为她动心并且积心处虑了两年的时间,要知道,裴如海是个年轻“整齐”的和尚,算得上一块很帅的小鲜肉,而且“请佛念经,有这般好声音”,人帅不说,口才音色都很出色,被这样的人心心念念的女子,未必花容月貌,但总是有几分诱人的。


《水浒传》善用屈笔,金圣叹称之为“灰蛇草线”。在描写潘巧云时,就通过和尚的反应侧面描写她的魅力。潘巧云在自己家里设道场超度前夫,裴如海带了一帮和尚念经,潘巧云“只是淡妆轻抹”地出现在法坛上,一群本应心定如水的和尚,竟然“都七颠八倒起来”,心动不算,还个个情不自禁地“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一时间愚迷了佛性禅心,栓不定心猿意马?!闭獾糜卸啻蟮挠栈罅透腥玖?,才会让众僧如此失态。

但如果因此就说潘巧云就是绝色美女,未免太过表面,毕竟,和尚见过几个美女?我们不妨把潘巧云和林冲娘子做个比较:花花太岁高衙内整天吃喝嫖赌,“专一淫垢人家妻女”,阅女无数,自然分辨得出美丑妍媸,路上偶遇林娘子,立刻失了魂魄,“心中好生着迷”,并因此害了相思病,由此,可以肯定地说,林娘子才是真正的美女,远远甩潘巧云几条街去。但这样的美女也去庙里上香,也被和尚看到真容,但并没有哪个和尚为之心旌摇荡,丑态顿露。


唯一的解释是,林娘子貌美但端庄凛然,不会让人起非分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