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读书 »  » 象李晖那样写刊首语

象李晖那样写刊首语

去评论

到什么山要唱什么戏

一个同行在MSN上问我《橙周刊》的哪个版最受欢迎,我说肯定是“橙女郎”啊。美女嘛,哪个不喜欢呢?接着我说我看“红楼梦中人”和“快男”有一段时间了。他说,你怎么看这个啊。他说他在看《桃花扇》,上海昆剧团演的,过几天还要去看《妈妈咪呀!》——一个全球观众超过3000万的歌舞剧。言语里,我感觉被鄙视了一回。


喜欢看什么有对错吗?看实验话剧就代表生活有品质?看昆剧《桃花扇》就代表讲文化?看“快男”就代表小市民趣味?如果带着这样的标准,我还是捧本《管锥编》吧——如果这样,我倒要鄙视自己了。


据说有追求的青年,现在都开始喜欢很小众的实验话剧或者喜欢听京戏昆曲。我觉得如果是戏的话,我能听下去的还是扯着嗓子吼的泗州戏,家乡戏嘛,我能听懂。


民间的戏实在太多了,因为观众少和演出少,有些已经被纳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别称“活化石”。我很不喜欢“活化石”这个词,大熊猫扬子鳄叫活化石,一种叫桫椤的植物也叫活化石,仿佛叫做“活化石”就很珍贵了。人类算不算地球上存活时间最长的生物?是不是因为数量众多,就不可以叫“活化石”呢。物竞天择,用进废退,地球上失去的生物和丢失的文艺品种太多太多。


所以,我总在想:我们是不是一定要为那些失传的技艺悲哀。失去的未必都是值得珍惜的,比如落后的技术和植物品种。文化呢?从某种意义上说巫术倒是世界各种文艺之母,巫术却一直处在很尴尬的境地,因为科学发展后,大家不求神驱鬼了。文艺产生发展都有历史语境,想与时俱进,就要么改良变种,否则只有死亡。


池州傩也是一种被称作“活化石”的亦戏亦舞的民间文艺。我觉得没必要把它的未来与文化、传统联系在一起。劳动人民需要它热爱它,它自然会变得越来越好,不喜欢它的话,再怎么?;ざ蓟崦宦?,但这也不排除一百年之后再次火爆的可能。有这种平常心,才不会焦虑和忧伤。我们记录池州傩,只代表我们在关注它。

 

 

 



1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