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拾遗 »  » 谁能让愤怒的翅膀飞翔?

谁能让愤怒的翅膀飞翔?

去评论

再一次忍不住落泪了,再一次感到一种刺心的痛,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我再一次愤怒了——

2007年6月30日11时,我站在长江路上,一个女记者愤愤地跟我在电话里喊,“逍遥津又出事了,一个女生在玩滑车时当场遇难!妈妈的,这已经是今年以来的第好几起了”。她的语气里,包含着一个记者的愤慨和一位母亲的愤怒。

那一刻,暴雨如注。

 

此前一个多月, 在合肥某小区,一个没有任何资质的幼儿园里,仅因为不停地哭闹,一个仅有一岁半的孩子被所谓的“老师”,无情地蒙在被子里,生生捂死了,据说头上还有钝物的击伤!我不知道,这个“老师”是否也会如此残忍地对待自己的骨肉?幼儿何辜,要为成人的怪戾拿生命买单?

 

半个月后,6月初,在肥东县另一所所谓的“黑幼儿园”,一个不到3岁的孩子,在熟睡中被司机遗忘在密封的校车上,在经历五个多小时的痛苦挣扎后,生生窒息而死,据悉,当时车内温度高达五十多度,孩子“全身湿透,衣服像水淋过的一样”。我不知道,如果司机接送的是自家的孩子,是否也会如此粗心地遗忘?孩子何辜,要为成人的过失拿生命买单?

又半个月,6月30日,一个刚刚结束中考的17岁少女,在尽情放飞快乐时候,一列突然出轨的“世纪滑车”,生生辗碎了她和家人的梦想。据悉,该滑车没有给乘客提供任何安全防护设备。我不知道,如果是这些商家自家的孩子每周都在“世纪滑车”上滑一趟,安全防护设备是否还跟不上?孩子何辜,要为成人的过失拿生命买单?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三条鲜活的生命从他们亲人的视野里消失。生命如此脆弱,脆弱得如一声叹息;生命又如此卑微,卑微得足以不让人们听到那声叹息。

我不知道,今天的报纸是如何让这一事件出炉的。据我所知,那是打了招呼,让不要报的??墒遣还茉跹?,还是有媒体报出来了,我觉得这种媒体值得我们尊重,并表示敬意。

 

如果我们懂得感恩和珍惜,谁能无动于衷地面对一个悲恸欲绝的母亲?

如果我们懂得责任和公义,岂能纵容那些“地雷”随时引爆炸伤无辜的生命?

身为父母或即将为人父母,我们怎样才能尽力为千千万万的天使们,创造安全的生存环境?

也许我们惟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些触目惊心的案件曝光于天下,让相关责任者、玩忽职守者、见利忘义者无处逃遁,无可躲藏,接受正义和道德的审判(我不说良心,举凡做这些事的人,基本上都没有良心可言,所以我不说),也许只有这样,他们才会真正地认识到在“乌纱”之上,利剑高悬的民心力量。

 

天若有情天亦老。真相尽可以掩藏,但是老天,震怒了。那一刻,从天上倒下一粒粒,如铜钱般大的雨粒,狠狠地打在我们城市的脸上。

 



1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