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财经 »  » 七号站台等沈宏非

七号站台等沈宏非

去评论

 

完全像电影,穿越地道,随着春运人流,上上下下,急速地向七号站台奔去。站台很像地铁,人满为患。因为是近视眼,逢男人必死盯看,且不脸红。不对,这一路虽站满了人群,但都以辛苦了一年背麻袋的男同志为主,显然这和上海人沈宏非不是一路的。走了几十米,景象全一样,火车到底有多长?没找着任务怎么完成?心都慌了,只好电话问方位了。电话那头的他,很斯文的不紧不慢的说,车站派出所对面等我。

 

赶在火车还没到站,火速跑,气都喘了。再跑二十米,突然见老远一个男人,个子不高,标志性的胡子,再加上驼背,呢大衣,背双肩包,手里捏了香烟。这样的外型,绝对是蚌埠城无二,这些因素一合成,我估计此公必他无疑。于是向他挥手,他也猜出了我,就这么互相认了识。

 

沈公作为台里春节美食节目的嘉宾,来合肥录象,可是他的出行方案和别人不同,到蚌埠转汽车到合肥。雪天封路,只好坐火车。负责人要求我去蚌埠接他,可是,这时节不说买软席票了,就连站票也没有。我只好拿记者证恳求车站放行,并通知他在这个陌生的七号站台等我。

 

火车很快到站。这是一趟淮北开往合肥的绿色老式列车。人多,没票也混了上去,幸运的是,这节车厢竟然留着许多空位置。我挑了一个,先招呼他坐下,然后去买软席。完全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次列车居然全是硬坐。听到这话,真是沮丧的要命。我们的环境,是由抽烟,打牌,说笑声,骂人声组合的愉快的混合体。我连解释的勇气都没有了,只是轻描淡写说了一句,真是抱歉。虽然不好当面抱怨,但很显然,他的脸也挂不住了。

 

于是他说早晨起早了,想闭目休息一会。这让我解脱了一会。翻翻随身带的《万象》,好在内容精彩,多少分散了我的难堪。外面雪花飞扬,每个地方都是水墨画??墒窃俸玫谋惫绻?,也架不住没暖气的车厢,我蜷缩在一角,冻的发抖。这时,一个景象再次震惊了我,对面的老兄熟视无睹,自然而然的当着我们的面,一次又一次吐痰。我就这样被他的正义的气管发出的物质,和外面的景致交织着折磨长达两个小时。好在短线路途,叮叮当当,终于捱到了合肥。

 

在合肥工作了两天,沈大人再次从蚌埠转车返程。临行前他发了信息,感谢我去接,到上海请吃饭。我答复,这是一段强迫人回忆的旅程,让你乘坐五十年前的列车,实在是我的无能。他很客气:除了气味难忍,怀旧之旅实在难得。突然,又说在这种气味中读《万象》杂志别有一翻滋味吧。

 

所有的困惑顿时释然。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