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八卦 »  » 生活得有创意

生活得有创意

去评论

最近迷上喝一种叫果粒橙的饮料。含维C的饮料对人体健康有益。这是一个坐过牢的人告诉我的。那个人在牢里吃了四年的维生素C片。出来后,做生意发财了,每天一瓶含维C的饮料。

看到蓝球场上一身臭汗生龙活虎的人,我就有自残的冲动,都是男人,我怎么活得这么没形状呢。

早晨,一个开国产宝马的人,牛逼哄哄的一把方向,就超过我,顺便把我逼到了路边,如果我不踩刹车,就撞到宝马的屁股了。我对骑助力车越来越自信了,有时候一高兴就飚到50迈。有轻微的发飘的感觉。

骑自行车和助力车有什么丢人的呢?自行车、汽车和助力车都是铁块块和塑料做的。人和人都是碳水化合物做的。我不仇富,我只是仇那些富了起来就以为自己摸着天了的人。没必要,王石,我们都敢骂,何况你开一辆国产宝马?

这几天情绪波动不大,平静的像黑池坝生了蓝藻的池水。粘粘的,吐着绿泡泡,难受死了。我想着,这个时候,如果有点艳遇多好啊。我想像一个美丽的像朱莉叶那样的姑娘,突然跑到我办公室说:一起吃冰淇淋吧。这时候,我肯定能爽快到一口气买给她买十斤。姑娘一定要小巧的,抱起来,轻轻的,柔柔的,还带着些香气。

对于一个已婚已育男人来说,这么想想,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如果每天想一下,就像给心加油。姑娘还没来,我仍然在想像。

想像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孔畔胂?,我们把航天飞机都搞到天上去了,现在还弄到火星上去了。

王千马的杂志终于终于收到了。他说这是第一期,从三月份就开始跟我说,一直现在我才看到。叫《FUN!》,我以前以为是《FUCK!》。真不好意思,如果叫《FUCK!》多好,喜欢英文A片的人,会有亲近感。另外,我再声明一遍,中国缺少一本《花花公子》。昨天晚上,看到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和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生下一个孩子的新闻,我就想,中国太缺少《童尧夜话》这样的性教育节目了。不知道为什么,去年上面发一个文,停办了全国很多家类似的节目。难道因为这些节目有的卖了假的性药品?掩耳盗铃的后果很严重,到后来可能大家都直接装聋子了。更可怕的,他自己装聋罢了,还要逼大家都装。真FUCK!

王千马的《FUN!》虽然名字像《FUCK!》,但是,办得还是很体面的,一点不愤青。我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看了这本杂志,感觉有三,第一信息量非常大,电子潮品和衣物,一些好玩的玩意都有了;第二版式新,图片多,但不像港式杂志那么五彩缤纷,香港的报纸和杂志都不能看,像涂了二斤粉的女人。第三,内容编排不装逼。提到装逼,我突然想到前几年很火的一份杂志,现在走下坡路了,全国人民都不想装逼的时候,你还在装就不好了

。前几年很火的另一本杂志《新周刊》现在也在为主题发愁了,再也没有《第四城》《飘一代》《砸烂电视》那么好玩的策划了?!冻鞘谢ā肥切∽屎褪鄙形那嗟淖畎?,现在想想,每期一个主题也挺难的,文字量大了些。无论怎么努力,《城市画报》的创新和创意,在逐年下降。杂志都有衰老期,就像女人。这是自然规律。办杂志,关键是找到一个一直能提起人们兴趣的东西。我觉得,这有两点最重要,一个是信息,实用的信息,二是知识。这两个都是人需要的。

有一些小创意,有一些小另类,有一些小愤青,有一些小潮流。这是《FUN!》给我的印象。不装深沉,不搞文化。这就对了。一本杂志,如果出笼的时候,自己都不激动兴奋,上街肯定销售不好。更不要指望广告。

还有改进的地方的。杂志可以办得更好玩一些,如果更贴近读者的话,可以有互动的东西。普通青年的故事多一点,千万别深沉,因为自以为深沉是20-30岁人的通病。现原年轻人都自以为自己牛逼的很。所以,杂志要有一两个P让牛逼青年觉得,些许创意比他们牛逼就够了。

封面可以更简洁一些。更冲击一些,吓死人或笑死人为止。

另外,我和于果然小朋友共同喂养的小白兔昨天晚上,不幸在喂草的时候,小兔子一个鱼跃,蹦出纸箱,失足楼下……我们俩都很悲伤,于果然痛哭一场,抱着小兔子问:为什么要跳楼呢?

我怎么跟她解释,这纯属意外,是一个意外的事故呢。我们的理想,是把它养成一个大白兔,在客厅里跑来跑去……


我们俩商量好了,不买小白兔了,也不养小狗,改养乌龟,壳硬,就是它跳到楼下的草地上,也不会伤着。

 

 

 此文已售出



4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