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财经 »  » 如果女人不识时务(之二)

如果女人不识时务(之二)

去评论

熟悉明史的人,都会对明末所谓三大案“红丸案”、“梃击案”和“移宫案”产生极大的兴趣。简单地说,“红丸案”就身体衰竭的万历皇帝被来路不明的人用春药催得精尽而亡、“梃击案”是有人企图雇凶刺杀即将即位的太子朱常洛,“移宫案”就是李选侍霸只有皇帝才能居住的乾清宫不走。从这祖孙代人身上所发生的离奇事件,再愚蠢的人都应该能看出,明朝的气数已尽,完全靠春药、暗杀和无赖苟延残喘了。

如果说,“红丸案”是阴谋、“梃击案”是谋杀的话,好歹还有些悬疑,得用推理才能勘破其中的门道,那么,“移宫案”其实是不能算是案件的,几乎没有任何悬念,就是一场内廷和朝廷的赤裸对抗,后来所演绎的情节,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完全是肉搏——一个女人和一群大老爷们的肉搏。

这场肉搏,源于李选侍对未来不可知的恐惧,还因为一个刚刚想霸占乾清宫失败而被赶走的郑贵妃。郑贵妃大概作恶太多,或者倚仗万历皇帝的宠爱而跋扈,所以后宫也是没有朋友和心腹的。万历皇帝一死,她想弄个垂帘听政的事干干,至少得弄个皇太后,包住后半生的富贵??墒?,她实在太无能了,几个大臣手指坚定地一挥,她灰溜溜地卷铺盖走人。

这个女人其实挺歹毒的,自己失败了,现在,又撺掇李选侍步自己的后尘,无异于把没有脑子的李女士推向深渊。当然,她还是心存一些侥幸的:万一(万分之一)李选侍闹腾成了,当上了皇太后,她就可以理所当然地成为太皇太后,尽管与龙椅又隔了一层珠帘,毕竟还可以握着一个不太灵光的??仄?,聊胜于无。

泰昌皇帝朱常洛是九月初一凌晨五更时暴毙的。一大早,以首辅方以哲为领队的13位顾命大臣前来“哭临”。这13个人,在大明朝政府各部门的首人物,而且都领受了先帝的遗诏,身负辅佐小皇帝的重任。这伙人中,有方以哲的奸猾韬晦,有左光斗的老谋深算,还有杨涟的激进耿直,全然一个黄金组合。

第一张牌,李选侍就出错了,她选了几个太监,手持木棍,站在乾清宫门口,不让大臣们瞻仰朱常洛的遗容。显然,这是她心虚的本能反应,一个选侍,想控制不是自己生育的皇太子,名不正言不顺,心里先自怯了,只好虚张声势一番。

这些太监尽管手中有木棍,头上有李选侍的命令,而且,他们本身也负有保卫内廷的职责,但是,他们面对的毕竟是受先帝托孤的重臣,当杨涟一声怒斥的时候,他们值得乖乖地让开一条通道,眼睁睁地看着大臣们蜂拥进乾清宫。这就是“移宫案”中的第一幕闹剧。

李选侍彼时还不知道,她倚重的、也是后宫权势最大的太监王安已经倒向了朝廷阵营,提前一天就把她控制太子的意图透露给了朝廷诸臣。在明代专权的宦官中,王安算得上一个正直、有正义感的人,他没有郑和那样的胆略气魄和业绩,但也没有刘瑾、魏忠贤那样的斑斑劣迹,甚至,如果他当时眼睛亮一些、决绝一些,可能就没有魏忠贤后来的权弄一时了,明代可能不会灭亡这么快。不过,把一个王朝的兴亡寄托在一个本来只是伺候人的奴才身上,实在有失公允,作为一个身体和心理都不太健全的人,他无力也没有责任扛起这样的责任。

他能把李选侍的阴谋以“揭贴”(类似今天的小字报)的形式透露出去,已经超越了他的职责,尽管从手段上看不怎么光彩,其中却包含着对李选侍逼死太子朱由校母亲王才人的不满和愤慨。而此时,他的身份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可以代替皇帝批阅文件的,是内廷中权利最大的总管。在李选侍和朝臣的对决中,即使王安保持中立,李选侍都会缺少得力的帮手,何况他还暗中向外透露信息呢?

所以,顾命大臣们在皇帝灵柩前装模作样地痛苦一场之后,骤然发现:朱由校竟然没有以孝子和太子的身份陪灵。

又是王安透露:太子被李选侍藏在暖阁中,必须要封她为皇贵妃后才能放出来。

若在平时,这是你朱家自己的家窝子事,轮不到大臣们插手和插嘴,但此时,一国无君群龙无首,就等着太子即位主持天下呢,竟然被一个不是生母、不是贵妃的选侍所要挟,你又不是曹操,凭什么挟太子以令天下?

大臣们仰仗着先帝对他们的器重,也借着刚哭过先帝的悲愤,就等人发一声喊,一起冲进去解救太子了。

但是,暖阁,大约是相当于闺房的,是李选侍的卧室,大臣们纵有天一样大的胆子,却没有米一样小的面子,以他们的身份、地位、脸面,是不好冲进先帝遗孀的卧室的,即使出于正义,传出去总是要被笑话的。

踌躇之间,又是王安两面讨好,自保奋勇去找李选侍商量。

李选侍的确不是个政治家,甚至连政客的潜质都不具备。本来,以她的身份,挟持太子作人质就心虚气短,外面大臣们冲破太监的阻拦进了乾清宫,又让她乱了分寸,王安一劝她放出太子与群臣见一面,她竟然莫名其妙地答应了。

但是,当朱由校跟着王安刚要走,她本能地又感觉到不对,赶紧去拉回来。

再没有了制造雄性激素的玩意,王安终究是男人,他立刻抱起16岁的朱由校,向外面跑去……

机会,本来就不多的机会,就在李选侍犹豫的一刹那,倏然而逝。倘若李选侍坚决不放太子出去,朝臣们还真会投鼠忌器,最起码可以掌握一个与朝臣们谈判的筹码,这一放手,唯一的筹码也随之丢落。连这一点都想不到,还想成为贵妃,只能说明她心比胆大,胆比谋略大。

朱由校一出来,群臣们伏地山呼“万岁”。这就等于宣布了李选侍的失败:现在朱由校尽管还没举行登基典礼,可已经是名义上的皇帝了,再挟持就是违反法度了。

随即出现的,可以称作“移宫案”的第二幕闹剧:

最大的太监王安在前引路,内阁辅臣(相当于宰相)刘一璟搀着朱由校的左手,英国公张唯贤搀着朱由校的右手,内阁首辅(领班宰相)方以哲和六部尚书等在后面,乱糟糟地出了乾清宫,直奔宫门外的软轿。

许是谁也没有想到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竟然连值班的轿夫还没有来上班!

特殊时刻,大臣们也顾不得尊严了(明朝的官员是历史上最没有尊严的,一旦惹闹了皇帝,不论年龄长幼,都要在朝堂上脱下裤子打板子的),抬气轿子朝文华殿踉跄而去。没抬轿子的,专门负责试图围过来抢回太子的太监。

特定的时刻,独特的人群,组成了明代历史上搞笑的场景,与这个画面对位的同期声,是李选侍在乾清宫近乎绝望的凄厉呼喊:“哥儿,回来!哥儿,回来!”

再不识时务,她用长长的指甲也能想到,哥儿这一走,能否回来,就由不得她了。

 

 



1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