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孙林

孙林,20岁前生长于乡野,25岁后流离于城市。一边享受城市的喧嚣,一边缅怀着乡野的澄净,肉体与精神呈游离状。于是,文字时常便成为平衡内心挣扎的安慰剂。
微博:

 『孙林』行当

1
那天晚上,从巢湖打车回合肥。搭讪中师傅询问我的职业,我照例让对方去猜。银行职员、公务员、老板。。。。。。如今穿西装的太多,难怪现在有钱人都改穿休闲服了。我看他猜得太辛苦,就回答说:做保险的。师傅哦了一声:做保险的!好像口碑不太好吧。我说是的,据说有一年深圳搞行业口碑调查,做保险的排在三陪后面,师傅哈哈大笑。我反问:你说现在什么行业口碑好呢?师傅开始罗列:公务员?医生?教师?警察?老板等等,随后都被 […]

 『孙林』雨夏

1
    空气闷热困顿,人们把凉席铺在屋子中央,全家老小躺在地上纳凉。午后烈日下,知了的叫声散发着金属的味道,伺机挑衅着屋内被困住的娃们?;杌璩脸林?,闷雷的低吼越来越清晰,女人们惊呼着忙起身出门收回晾晒的衣服。不一会,天边乌云翻滚,风中夹杂着几缕丝丝的凉意。     雨季来了。     夏天的雨滴通常很大,落地有声,溅起一簇簇灰尘。雨幕越来越密,当屋前的空地上汇聚了几条细流时 […]

 『孙林』镜像

1
王蒙,天才的世界速滑冠军。但冠军又打架了!这一架打得轰轰烈烈牵动八方。与谁打!为何打!孰是孰非!在逐渐浮出水面的隐约真相里人们心情复杂,更惊诧于一个严格程序背后隐藏的“江湖”世界。大幕刚刚掀开一角,所有的锣鼓喧嚣却戛然而止,照例回归到“正常程序”,以“家丑”掩门带过。 前不久,曾经的体操冠军张尚武被发现在街头卖艺,而更早之前他甚至为生计行窃坐牢。又回想起早几年那位女子举重冠军退役后以修脚工谋生,引 […]

 『孙林』万佛山军事体验基地

1
前几日,在群里和朱冕、宫礼等人商讨万佛山景点开发之事,闲来静坐,突发奇想。万佛山如何在名山林立的安徽打开自己的一片天地?论综合景观且不说独领风骚的黄山,即便佛国九华、道教天柱山及名声在前的天堂寨也难以匹敌。所以万佛山必须另辟蹊径,创新主题。 万佛山资源:旧兵工厂、文革标语、山林小溪、陡崖瀑布、靠近省城、原生态未开发等。 挖掘景点主题:利用旧兵工厂万佛山可以突出军事主题。如能靠上红色旅游概念则更妙。 […]

 『孙林』十字路口

1
    住所附近有一个十字路口,过了早上7:30若没有交警在场,大多数情况下便堵得像个乱石岗,喇叭声、咒骂声、争执声响成一片。我照例悠闲的骑着两轮车观景而过,然后还回眸一笑。记得有一次忍不住幸灾乐祸的跟老婆描述堵车的惨状,老婆笑骂:你就酸吧!     这个十字路口超出一环之外,非主干道,车流量也不是特别大,为何还是经常堵?闯红灯的车或人似乎也不是很多。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仔细观察,当红灯亮起时 […]

 『孙林』回归与眺望

1
那天,当老于念出2010年沙龙进步奖获奖者名字时,我非常意外。怎么会是我!直到起身领奖还有点摸不着头脑,获奖感言更是语无伦次废话连篇。 起初,当时还是女友身份的媳妇一直鼓动我加入沙龙,我嘴上答应心里嘀咕:又是一群闲人的游戏吧。后来,她终于找到了一个让我心动的理由:戴玮也在这个群里!戴玮我认识,充满敬仰。于是,2010年初我打着她的旗号加入了沙龙。 沙龙带给我的最大感触是一种回归。首先身体的回归,让我在闲暇周末 […]

 『孙林』笑面

1
我妈说我小时候就很严肃,不怎么会笑。好不容易会笑了,又笑得很傻。但我喜欢会笑的人,上小学一年级时班上有位长辫子女生,笑得很甜,我对她特有好感,碰面就傻笑,并毫不犹豫的把我妈的玉镯偷出来要送给她,没料到被她严厉拒绝,更没料到第二天我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向她套近乎。上中学时我开始严重退化,见到喜欢的漂亮女生再也不敢像从前那样,还装作熟视无睹,并虚伪的鄙视那些向女生献殷勤的男生。元旦班上搞联欢时,有一个节目 […]

 『孙林』打工生活杂记之餐悟

1
       早餐稀饭佐以咸菜,两碗下去,立时肚鼓腰圆。行走路上,腹内晃荡有声,暗自一笑,此正应俗语所云:吃饱了撑的!孰料跑了两趟茅厕之后,肚内骤然空空。另一种怪音如闷雷绵绵而响,唯恐惊动四座,忙避而远之,鸣声依旧不绝,无语安慰。不禁怀念那晃荡有声之富足的大好时光。        午餐为大赦之时,窥盼已久,以至每每狼吞虎咽,风卷残云。饭饱之余捶胸,感叹人生之乐事不过如此!饭仅 […]

 『孙林』打工生活杂记之蚊攻

1
           欣欣然搬入新居,不料第一夜便受挫折。搬家劳累一天,早早闲灯入寝。双目未合,身边隐约有嗡鸣之声,心中疑惑,不知为何物。侧耳倾听,那声音仿佛很远又似很近,凝神间,身上某处有针刺之痛。猛然醒悟,蚊子!立时瞪大双眼。听这嗡嗡之鸣,难道小小的蚊子也拥有了飞机导弹?它们哪来的美元?太可怕了!天下从愈发不太平了!好不容易租了间房子,第一晚便遭算计,世事真是险恶艰难!不能 […]

 『孙林』悼念我的两亩地

1
搬进新房子的那天晚上,我躺在沙发上喝着酒,幸灾乐祸的观看电视里两个人正忧国忧民的讨论房价飞涨的问题,最后忍不住大叫:让房价涨得更猛烈些吧!不知不觉喝多了,半夜在沙发上醒来,我也开始思考着房价问题,而且非常严肃。自从买了房子以后,俺也算城里人了,问题是就算掏出了我全部的积蓄,目前房子一半还属于银行的。感觉就像以前村里的光棍汉老歪花钱买来了媳妇,喜事是办了,但不知哪天人家会突然飞走。 我上下左右环顾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