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柏永

媒体从业十年,闲时读书、码字、看风景。
微博:

 『柏永』(同城人物志之六)吴昌期细说徽商前世今生

1
    安徽国际徽商协会会长吴昌期(网络图片)     第五届中国国际徽商大会揭幕进入倒计时,徽商复兴再次成为境内外舆论和民众关注的焦点。安徽国际徽商协会会长吴昌期25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认为,新徽商集聚年龄轻有活力、学历高有智力、产业新有潜力等三大比较竞争优势,徽商的群体性崛起是不争的事实,天下徽商正在成就徽商天下。   “一贾不利再贾,二贾不利三贾,三贾不利尤未厌也?!惫呕丈套魑?[…]

 『柏永』转:全球年度图片

1
美丽无国界,转全球年度图片奖(第66届POYi获奖作品)与同学共享 最佳肖像奖:在狂欢舞会公主评选中落选的Lurlena在回家的路上黯然落泪 (图1) 年度新闻摄影师:“年轻的阿富汗难民”,11岁的Niurkhan站在Kabul难民营帐篷外 (图2) 年度杂志摄影师:殉职记者的遗体摆在药房的地上,这名记者与他的司机在斯大林广场被俄制炸弹炸死,格鲁吉亚中部城市哥里 (图3)   摄影师:Uriel Sinai 如果你每周都阅读『Time一周摄影图片精选』,对这名摄影师应该非 […]

 『柏永』柏子昭今夜戒奶

1
从今夜起,柏子昭开始戒奶。 下班,回家,培子打来电话,说话带着哭腔。 她在芜湖那边说,宝宝被放在楼下父母那里。刚才,她偷偷送过去些奶粉和米粉。 培子一刻没敢多逗留。她害怕听到宝宝哭,假如心一软,这次的戒奶计划又要玩完。 可怜天下妈妈心,培子原计划明天飞重庆出差。 但是,因为担心宝宝承受不了戒奶之痛,借故改签了机票。 培子说,习惯了每天晚上有宝宝睡在身边,今晚突然感觉空落落的。 按道理,柏子昭算是比较 […]

 『柏永』寻找庄园里(5)—先知

1
  我几乎崩溃,黄果树下站着的女人是袁金巧。她面上含笑,笑容却令我讨厌,这分明是嘲笑。 一股火气从体内生发,迅速蔓延至嗓门,灼热的感觉刺激得我双眼生疼。 不能就这样轻易放弃,这不是我的性格。我没有理会袁金巧的反应,再次撒开双腿一路狂奔。 周而复返,天旋地转?;乒髦σ兜难丈ソツ:?,我终于崩溃了,摔倒在袁金巧的面前。 一觉醒来是傍晚,睁开眼,我见到一张陌生的脸。 这是一个女人的脸,肌肤光滑,纯红齿白 […]

 『柏永』强盗的逻辑 流氓的论调

1
中国律师要求阻止拍卖这两个“150年前被侵略者夺走的国宝”。 法国巴黎法院北京时间24日凌晨驳回欧洲?;ぶ谢帐趿匣?,关于要求停止拍卖、禁止拍卖圆明园鼠兔首的诉讼请求,佳士得随后在其网站公布兽首铜像估价。此前以兽首持有人自居的法国律师贝尔热放言:愿将铜像送回圆明园,但要让达赖回西藏。 纯粹是强盗的逻辑!纯粹是赤裸裸的二次掠夺!你抢走了我的东西,还肆意折腾,我竟然没有说话的权利,还要任你要挟。天底下岂有 […]

 『柏永』寻找庄园里(4)—难逃

1
 火球在房顶上跳动,邱生和庄妈却相安无事,连房顶上的茅草也完好无损。 这是为啥呢?我没能弄明白原因何在,袁金巧也没能够道出个所以然。 不过,袁金巧用不容质疑的口气说,有一件事情她记得很清楚。 从那个夜晚开始,庄园里西河岸的茅草昼夜燃烧,草叶和茎蔓被大火烧得通体泛红,却只见火苗不见灰烬?!盎鹈缥С梢桓鋈θ?,烧了几年,到现在还那么大?!? 袁金巧认真地回忆?!耙彩谴幽且惶炜?,夜晚的庄园里亮如白昼?!彼?[…]

 『柏永』寻找庄园里(3)—圆房

1
“圆房?!这是哪个朝代的词汇?”我惊呼。 袁金巧全然不顾我近乎晕倒的反应,确切说,完全无视我这个大活人的存在。 她像是在看一部剧情丰富的故事片,那神情相当专注,看到精彩之处开口说话,当然依旧自说自话。 在袁金巧絮絮叨叨的陈述中,我差不多明白了,从12年前一个秋天的夜晚,邱生被她的丈夫李河发现起,这里曾经陆续发生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庄妈的男人名叫邱生,他不是庄园里的土著居民,没有人清楚他是哪里人,也 […]

 『柏永』寻找庄园里(2)—惊梦

1
     “绿豆芽?!”我惊出一身冷汗,眼前晃过一个瘦削的人影。 昨天之前,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星期,我每天夜里做相似的梦。     梦里发生的事情往往很莫名其妙,我所见到的都是奇怪的人。 在他们中间,有一个光着脚板的男人,神色忧郁,颧骨突出,两条稀疏的眉毛中间夹着一粒黑色的痣,有蚕豆米一般大小。 这个男人留给我的印象相当深刻。原因很简单,他右脚的大拇指跟别人不一样——长着一根绿豆芽。 这个大 […]

 『柏永』(同城人物志之五))张敏: 抹在画布上的梦

1
                     习作   来源:资料图片 和艺术家、经纪人、教师这些名词相比,他更愿意别人形容他是一个有梦想的人。不论是做艺术还是经营画廊,或者是运作如今的安徽艺源美术基地,张敏都秉承一样的人文态度:梦,行走在画板上。 做教师,还是开画廊?20 […]

 『柏永』寻找庄园里(1)---迷途

1
有的时候,我不得不佩服自己是个人才,在蜘蛛网一样纷繁交错的地图上,我竟然发现了庄园里。这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中国式村庄,原本居住着四户人家,去年十月搬走了一户,现在只剩下三个男人,四个女人和一个小孩,也为男性。 我得承认,假如不是因为我发现了庄园里,这里的平静生活会继续平静下去,可惜现实生活中并不允许假如的存在。我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合肥市繁华大道昏黄的路灯下,翻看一本破旧的地图,发现“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