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柏永

媒体从业十年,闲时读书、码字、看风景。
微博:

 『柏永』寻找庄园里(1)

1
  有的时候我实在佩服自己是个人才,在这样蜘蛛网一样纷繁交错的地图上,我竟然发现了庄园里。这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中国式村庄,原本居住着四户人家,去年十月搬走了一户,现在只剩下三个男人,四个女人和一个小男孩。 我得承认,假如不是因为我发现了庄园里,这里的平静生活会继续平静下去,可惜现实生活中并不允许假如的存在。我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昏黄的路灯下翻看一本破旧的地图,发现“庄园里”这三个字的,一 […]

 『柏永』大火烧了CCTV新楼

1
    (沙龙合肥2月9日电) 今日晚上,央视新大楼发生火灾。22:50分,央视新大楼配楼底部出现两处明火。目前火势仍未见减弱。                         现场图片 来源:CFP PS:月圆之夜,火灾很突然,此刻网络无暴民: […]

 『柏永』(同城人物志之四)他们选择了国学公益教育

1
  合肥。春风沉醉的晚上。肥西路上的“小筛子私塾”,传出朗朗读书声,“不可谏而不谏,可谓不智乎?知虞公之将亡而先去之,不可谓不智也”。 “小筛子私塾”是一家夫妻店,丈夫叫王武东,在安徽大学电教中心工作;妻子叫陆易,毕业于安徽大学历史系,在安徽大学幼儿园当教师。这对年轻的夫妻和11名志愿者自费七万余元,义务教3岁到10岁左右的孩子中华国学经典,坚持四年之久。    “用中国的传统文化来挽救孩子,为这 […]

 『柏永』(同城人物志之三)小翠的心事

1
     昨晚8时许,合肥市望江路上的卫岗巷,各种风味小吃加上小贩们的吆喝,让整条巷子显得活色生香。途经此地的小翠掏出三枚一元钱硬币,要了三串油炸土豆片,外加一碗鸭血粉丝汤。这些是她晚餐的全部。      小翠说,“有的吃就不错了!还不知道明天的饭碗在哪里呢?”一丝愁云从她的脸上飘过,但转瞬又消逝了?!霸塾惺钟薪诺?,肯定饿不死!”     小翠今年20岁,是安徽宿州人。两年前,她高中 […]

 『柏永』(同城人物志之二)段海走进我同事的文章

1
  (图片来源:公共知青沙龙成员相册)   与沙龙里许多人的相识,并非完全出于偶然,段海段老大就是最典型的一个。书归正转之前,我有两点要严正声明:一者,下面的署名文章不是我写的,作者高升,是一非典型帅哥兼才子,现仍奋斗在安徽青年报社采编最前线; 二者,结识段老大着实不容易,正所谓“盏六浆,过三关”。让时间逆流,从后望前,沙龙三周年聚会上,自觉响应强班的号召,带上吃喝的家伙动起来,轮流串桌,我和段 […]

 『柏永』(同城人物志之一)季宇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1
      (开栏的话):在合肥生活过并将继续生活,曾经遇见并将继续遇见诸多同城客。职业有别,路途各异,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立此存志——记述今天的理想,叙写明天的现实,用码字的方式留下我们共同创造的城市历史。         公元1120年的一天,几百个苦大仇深的农民聚集在方腊的漆园里:“现在官府赋税劳役那么重,那些大官们还要敲诈勒索。好容易生产了一些漆、纸,也被他们搜刮得精光。一年 […]

 『柏永』二月,跟着北岛去旅行

1
  如果你是条船,漂泊就是你的命运,可别靠岸。                                      &n […]

 『柏永』偶遇当年的班花

1
今天是重阳节,别忘记给家里的老人报个平安。一大早,接到朋友的短信。家里的老人?家里的老人还有谁呢? 爷爷六年前一个月夜老去了,奶奶一年之后也随之远走,剩下的白发是谁的呢? 喔,想起来了,原来是外婆原来是外公,一阵阵的羞愧冲击过来,脸被烧得好烫,为什么总是他们经常念叨着我的小名字,而我却总是把他们遗忘在没有人过往的角落,想了半天才想起一对笑容慈祥的沧桑容颜呢? 我的外婆外公都是典型的中原农民,笑声 […]

 『柏永』正月,最喜小儿无赖

1
去年相同,这个春节我也是在芜湖过的。不同的是,一起过年的人添了一个——刚满周岁的宝柏子昭。也许是“最喜小儿无赖”的缘故,我感觉这个烟熏火燎的年,有了更多温情和快乐的因素。 过去的一年,由于工作的原因,我都是只有周末才回芜湖,和宝宝以及他老妈在一起的日子,拼凑起来不足3个月。宝宝能够一直健康地成长,他老妈的日夜操劳功不可没,也多亏了岳父岳母和我老妈的悉心照料。 幸好今年单位放假的早,我有了超过一周的私 […]

 『柏永』岁末年初庆幸并纪念

1
  2009年的1月16日,无疑是个值得庆幸与纪念的周五。 庆幸的是我,作为沙龙里一个中等水平的潜水员,终于浮出水面。而且第一次参加沙龙的聚会,就见到了早该见到的N多张脸。纪念的是沙龙,这个年轻的生命体,在逝去的时间内又坚持呼吸了一年,并将在未来的日子里继续努力存活,而且还要在阳光下倔强奋斗、茁壮长大。 自从去年冬天柏子昭出生以后,几乎每个周六周日我都是在芜湖度过的,差不多忘记了周末的合肥是什么样子。值得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