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陶妍妍

安徽商报副刊部副主任
微博:

 『陶妍妍』照片

1
在泰国曼谷的一些照片,还有其他V […]

 『陶妍妍』我拍的几张照片

1
[…]

 『陶妍妍』和谁恋爱

1
我这个人,虽然阅尽言情小说无数,但在实际操作方面比较不开眼。傻里傻气的,还自诩为学院派高手。气地有一次朋友说:“我发现了,这世道,干什么的就不会干什么。比如商场里的服务员,大多数舍不得买自己卖的牌子穿;比如我当警察,经常?;げ涣俗约阂ぷ?;比如你做情感,好象永远也学不会谈恋爱?!便读税胩?,发现矛头直指向我,这小子,遭灭! 细想想,的确是这样。这两年,情海没少泛波,但终究没兴起什么大浪来。有明眼人给 […]

 『陶妍妍』浓艳如血

1
整个山谷都开满了百合花,她藏在其中,穿一件黑色的薄毛衫,肩头绣着五彩亮片,一如既往地花团锦簇。头发还是一派枯黄,被烫成小卷。耳垂上提溜搭挂的一串,是那种银链的耳环。她向我招招手,媚态四生,突然容颜就有了斑驳的迹象,噼里啪啦随风走了。我从梦中醒来,眼角挂着泪。   给她发短信,说这个梦。滴滴,她很快回复过来:“怕是梦到我死的样子了,不过我这种人,只适合躺在一大堆红玫瑰中?!币估锶懔?,她还没睡,在 […]

 『陶妍妍』浪漫

1
我觉得浪漫这词儿特别不实沉。 浪漫? 举两个例子。 我中学时,有个男生,每天中午都在我桌肚里塞水果,夏天是桃子,冬天是苹果,其它季节荔枝、香蕉、橘子,除了西瓜太大不好塞,市面上出现的水果我的桌肚里基本上都出现过。我一边吃的满嘴流汁,一边在心里暗自揣摩,这小子妈肯定在家奇怪呢,每天都买最新鲜的水果给儿子吃,他怎么还发育地跟棵豆芽菜似的。 我恶毒吧。这说明一个问题,瞧不上眼一个人,他再浪漫,都是驴肝肺。 […]

 『陶妍妍』无味

1
     我瘦了。     这些天,我总陷入一股莫名的焦躁中。无论是上午一个人的写作时间,还是下午拥挤的办公室,都让我烦。甚至在夜梦中,我也被一种叫虚无的东西催促着。     在办公室和钱老师聊天。      她苦恼自己的文章不能更上一层楼。我说,你有知识没智慧,也就停这儿了。她脸色微徉。这个人,心理暗示的作用太强。其实钱老师的文笔比我强多了,但我写不好,还 […]

 『陶妍妍』小宇宙,比童话世界更美丽

1
    某日闲聊,同事提出一个新名词,三不人群:不长大、不结婚、不要小孩。我估计自己做不到这般潇洒,但拒绝长大,真的是80后的通病。穿米奇T侐衫,挎贝蒂包包,带SWATCH的卡通表,所有的美感以“可爱”为标准。二十五六岁了,周末最大的享受是躺在沙发里嚼着薯片看小丸子怎么生活,字典里更多的是“我”而不是“我们”。但毕竟“我”已经长大,再多孩子气的“包装”,也掩饰不了心的苍老。    所以对于音乐的选择, […]

 『陶妍妍』他不是女的他都写,我也胡写:)——先女性,后女权

1
 先女性,后女权   三八节到了! 活了25年,我才终于明白,有这么个节日还是蛮好的。首先不说单位上放上半天假,发点电影票洗头膏之类的,就是满大街的打折内衣、漂亮时装、可爱包包、精致化妆品、时髦皮鞋,打着妇女节的旗号,排着队冲到你面前,也足够让人欢天喜地。平日里为了油盐酱醋精打细算的女同胞们,此日可仗着过节的名义,好好为自己潇洒一把。即使买到些不合算也没关系,难得自己的节日嘛! 但真有那么不开眼的人 […]

 『陶妍妍』桃花深处再邂逅

1
     昨天和三年未见面的大学同学相聚,约在报社附近的一家茶馆见面。到门口才发现装修停业,明明前天还是开着的嘛!她们都笑话我,这就是你的风格啊,狗屎人,干狗屎事,走狗屎运。哈哈,是滴。记得大学时,她们每每有什么好玩的东西,轮到我手,是必坏的。一起春游时,买假电池,让大家都留不了影。每晚一熄灯,我都会大喊一声:今天过的好充实!每天早晨一起床,再大喊一声:我要嫁大款!这就是我,当年没心没肺的 […]

 『陶妍妍』我一个做文身的朋友

1
我一个做文身的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