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陶妍妍

安徽商报副刊部副主任
微博:

 『陶妍妍』咸货·豆腐·欢斗

1
我的一位同事,南方人,来合肥不久。一日上街买菜,见某摊位边,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一圈人。此君好奇心极强,憋足了力气,从密密匝匝的人缝里往里使劲一挤,哎呀,不过是装香肠而已,顿时垂头丧气地又挤出来?;乩春?,跟我絮叨,“你们合肥人真变态,好好的鲜肉不吃,非装在肠衣里腌着吃,咸菜吃多了要得癌症的?!彼春戏拾肽?,对这座城市一直嘴下不留情。作为土著,每次我都要与她争地面红耳赤。而这次,却懒得睬她。不是合肥人 […]

 『陶妍妍』寂寞徽剧

1
她的寂寞如此美丽 省徽剧团和京剧团历经几次分合,2005年11月18日,再次走到一起。全国也有好几家徽剧团和京剧团合并,都叫京徽剧院,但安徽,就叫徽京剧院,徽剧是地地道道的安徽戏。 戏曲当下的凋敝,是毋庸质疑的事实,但徽剧这个有着四百年历史的古老剧种,似乎沉寂的特别厉害。没有唱盘,没有录象带,5年没排过大戏,24年没招过新生。这不禁让人怀疑,徽剧是不是死了? 一个死了的剧种,我又能做些什么? 我想起李龙斌向我提出 […]

 『陶妍妍』舒朗地歌唱

1
开始注意曹方,是因为无意间闯入她的博客小窝,都市稻草人。文字慵懒率性,还贴了许多幽蓝的LOMO图片和充满想象力的绘本,冰一样凉薄晶莹,都是她记录心情的方式。后来知道这个叫ICY的姑娘是个歌手,便找来听。这时,她已红遍网路上的音乐评论了。 上周看《娱乐麻辣烫》,胡吗个说,唱片业在中国已经是夕阳产业。语惊四座,吓出一身冷汗。但业内人士都这么说了,有他的道理。这个年头,想在网路上听到赞,的确不是件容易事。曹方倒是 […]

 『陶妍妍』焦虑症

1
大金子怂恿我去练瑜珈。我一向抠门,所以怀疑她是健身馆的拖把。后来她说,你有焦虑症,瑜珈可以缓解。彻底击倒。和她考察场地,然后等达人出差回来,可办打折的季卡,然后跑步、拉丁、瑜珈、洗澡(水费又涨了,那里洗澡免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长期出于焦虑状态中。也许性格使然吧。但这年头,又有几个不出于焦虑的状态中呢。一个很喜欢的阿姨,她女儿去了维也纳留学,很快加入当地教会。她说大多数的留学生会加入教会,那就 […]

 『陶妍妍』送嫁

1
 昨天去蒸蛋家吃饭,回来后她又再给我发短信,说些男人不重要,爱情不重要,自己最重要,父母最重要之类的话。这些我都是明白的,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正式聚餐后,她都要发次感慨呢。 相比较和男人之间的爱,女人和女人之间的爱真的更复杂些。有嫉恨,有依赖,有愤懑,有执著。我敢说,女友之间,没有不曾互相抱怨的好友,但,最终,你们还在一起。当男人们如沧海桑田般消逝在记忆的深处,那些女人们,女孩们,还站在原地, […]

 『陶妍妍』女郎们

1
拍“女郎”这么久,这份工作并不那么容易。 说实话,这个栏目就是为男人们准备的。 女人也爱看美女,但女人眼中的美女层次都比较高,比如演艺明星或时装模特,和自己有很大差距,这样羡慕或效仿起来,并不跌自己的份。有几个女人会实心实意夸身边的女人。即使关注,也是批评改造的眼光。谁都不愿承认自己比别人差多少。 男人就不一样了。因为性别的差异,便可堂而皇之的欣赏那些民星们了。但这不代表他们的要求不高。太生嫩的女孩 […]

 『陶妍妍』有拨棵的好处

1
有拨棵的好处,具体说是有本单位同事创建的拨棵的好处就是,你不好意思不每天上来晃一圈。毕竟帅哥网管是对我给予厚望才把我放进来的啊,哈哈。 最近有了新嗜好,看人物访谈。小时候是特别讨厌看人物传记之类的。现在电视媒体发展,又讲究个体,访谈节目便越来越多了。 前两天看中央二套马斌的访谈,他说一直相信量变才能引发质变,所以他交学生的时候,每天早上让学生口播两小时。呵呵。昨天看麦小麦的书,什么《每个女人都该有 […]

 『陶妍妍』死皮赖脸混上来啦

1
唉,真不容易,死皮赖脸跟在老于后面蹭了半天,他们才把我加上来。呵呵,想跟名人混真不容易啊。 快下班了,今天不能多说什么了。 报个道。 争取以后好好表现,督促自己多码字,哈哈。 祝大家一切都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