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于继勇』我的八年媒体经历(six)

36
歇了三天,继续写2002年。 2002年的春天,已经改名为《同行》的活着,华丽转身,成为全国期刊的一员。捧着这崭新的刊号,从社长到员工,在激动之余,又开始痛苦另一件事,一件摆在面前的事:我们要办一本什么样的杂志? 我们在领导的带领下以谦虚的心态,访问了许多办刊高手,或省内知名的报人。我目前接触的几个老报人,都曾说起两位领导的辛苦不坚持。前几天,钱玉岁钱老爷子,还说起《同行》,老人记忆惊人,说起邮电大厦的研讨会 […]

 『张咏梅』waterloo辞职了

1
waterloo中午向经理提出辞职,两个小时后,他拎着一个不大的手提袋离开了办公室??醋舧aterloo离去的背影,似乎走得很轻松,几分钟前,我在他的那份辞职报告的team负责人栏里签名的时候,他笑着跟我说,我还会再回来的。语气其实并不轻松。W辞职并不是简单的跳槽,而是去参加托??际?,留学他神往已久的美国。W是标准的崇美狂,但是你知道,这决不是媚外。就象你也希望得到一台苹果机一样,在他眼里看到的是永远是先进和潮流?;辜堑媚歉?[…]

 『樊立慧』生活断章(4)

1
??*如果可以用尺子衡量生活*??最近,很想量化自己的生活??比如说,七点起床,七点十分梳妆,七点四十出门??六点回家做饭,九点上床,看书、思考,十一点睡觉??这样的日子会不会有条不紊??如果我这样开始过日子??会不会让人变得丰满,??会不会让思想变得丰满,??会不会让生活变得丰满,??会不会让我平静、开心、满足?????*QQ公仔*??公仔很可爱??我把它买了下来??我把它抱在怀里??我把它揽在腰间??我对老板说是留着自己玩??其实,我是要送人的 […]

 『于继勇』第七次搬家结束

8
从手机里翻出一年前存的号码。 打电话给万达搬家公司,接电话的是女老板。我说,我是一年前从京剧团搬岳西新村的,现在要搬到广利。见了面,女老板才想起我是谁,说,我怎不认得你呢。你还送过我一本书。 这个城市我又多了个熟人,至少她以后可以说,她认识一个报社的记者,还送过她一本书。 我和同事开玩笑说,这个城市就差南边和东边没住过了,西边北边和中间都住过了。路线大致如下:琥珀三楼(水泥地上铺席子,睡两月有余,天 […]

 『章玉政』无法休息的周末

6
今年的事情特别多。去北京出差回来,到现在一天都没能好好休息上。 上午睡到了11点后,起来后便帮一个朋友看起了书稿。由于只有半天的工夫,于是牺牲了中午的休息时间,加班加点。书是关于绩溪的。我对于绩溪并不特别了解,除了知道胡适,其他的仅了解皮毛而已。对于书中的硬伤,也没办法一一找出。更多的只是作了一些语句上调整。 最近由于太忙,书也没顾得上看多少。从北京买了1000多元的书,只能一本一本地看了。北京之 […]

 『葛怡然』我快被房子折磨疯了

14
????? 等等吧,再等几天,等到结果出来,不管行或者不行,我定会写一篇长达2000字的买楼记,记下我曲折漫长屈辱的买房经历。 ????? 本以为今天是好日子,结果又因为房子导致心情大乱,人生太多变数了,我确实掌握不了。天杀的房产开发商,不要等我有钱,我有钱一定为自己开发一楼盘,绿化超过百分之八十,层高标准两米九,阳台上能放一排躺椅,卧室里能听见小桥流水,高层物管费一月不超过一百,公交 […]

 『樊立慧』选芙蓉姐姐,还是李宇春?

12
忽然想起了这样一个旧命题,如果世界上只剩下两个女人,芙蓉姐姐和李宇春,你会选择谁?遂在办公室开问那些男同事。没想到,所有的人选择的都是芙蓉,问原因,他们都嗤之以鼻,难道还需要理由吗?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女的。有一个同事的答案和他们不一样,他说会去自杀。幸好,我们办公室没有玉米,没有人会跳出来指责我拿他们偶像与芙蓉相提并论。说实在的,我对李宇春感觉还不差,我倒觉得,我要是男人,我一定会选择李宇春,清清秀 […]

 『陶妍妍』《知识分子》及其它2

9
? 昨天写了一半,去见酷儿了??岫歉?2年的男孩子,很帅,刚刚经历了一场失败的爱情,我去采访了。 接着昨天的事说下去。其实昨天挺神的。昨天下午我坐公交,埋头在看手里的书,突然觉得广播里出来的两句话很熟悉,仔细辨认,的确是我上礼拜的情感。我合上书,仔细听,播音员语气很有感情,到了市中心,吵了,司机把声音调大了些,我发现身边的几个人听的很认真。当时心里很感慨,毕竟第一次在广播里听到自己的文章被念出来 […]

 『章玉政』关于“小偷村”

22
晚上,好友发来短信:她刚刚回了一趟老家,发现《新民周刊》上所说的“摸风”是实有其事。短信的最后只有一个沉重的“哎”字! 这让我不由联想起最近报纸上对于《新民周刊》的声讨来。由于前些日子一直在北京,同事又忘了给我保留这些天的报纸,因此也没有办法详细了解整个报道的情况。但我的观点是始终如一的:我并不完全赞同对于《新民周刊》的声讨?;痪浠八?,从新闻写作的角度去审判《新民周刊》的报道,完全可以;但要从枞阳 […]

 『于继勇』我的八年媒体经历(five)

10
书接前FOUR,接着说。 仍说电视台的事儿。 其实我到《家人》之前,也还到别一个栏目干过几天。大概是1999年的某一天,安徽有线电视台的戴本祠先生打电话给我,让我到他的栏目去。他说,他在做一个关于家庭的栏目,看过我写的一点文字,有这方面的感觉,愿意不愿意跟着他做。愿意,我说。 然后,他带着摄像和我,一起到合肥炮兵学院,给院长拍片子。拍了一个上午,我的角色大概是举举话筒,或者跟在摄像后面,提着长长的线。中午和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