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张东俊』人体摄影

10
张东俊作品:人体摄影 […]

 『任子宜』伤口上的情歌 —— 歌特金属

0
歌特,从一个人口稀少,野蛮原始的民族部落发展成今天这样一个含盖了建筑,文学,美术,音乐,电影等所有艺术形态的表现手法,不知道是人类无法割舍那阴暗中的丝丝神秘,还是那黑暗中舞动的精灵一直伴随着人类的心灵历程。 歌特曾经一直是蛮荒原始的代名词,并逐渐退隐在黑暗的美丽中,尤其在文学电影题材中,格调灰暗,压抑,自闭,凄美都成了歌特最显著的特征。歌特音乐的出现也是一直伴随着神经质,自我分裂,绝望麻木的情感一 […]

 『于继勇』我的八年媒体经历(three)

26
现在回想起来,1999年对于我个人发生了很多事。 这一年10月,新生入学的日子,我因为劳累,心率又失常了。我本来已经忘记这件事了,前几天因为看病,又翻出一堆病历,才看到。 这一年,我老婆毕业了。她不停地换工作,到街头销售治疗仪,卖珍奥核酸,还有其他的工作吧,都很短。她的乐观,一直鼓舞着我,我买了一台586电脑,一台佳能打印机(都是二手的,加一块才两千多一点),开始写稿。 开学的前几天,社长把我叫到杂志社,她说,因 […]

 『于继勇』我的八年媒体经历(two)

24
1998年的下半年,我在《活着》干得很累。 这个时候,社里的两个大拿都走了,一个叫周祥新,一个叫胡军。一个是写稿编稿的高手,一个是拉广告的高手。 98年夏天的日子,我和周经常穿着后面印着《活着》字样棉T恤,到杂志后面的小饭店吃快餐。那个时候,他很沉默,只抽烟。 胡军后来大概去了合肥电视台。胡军的口音好像是东北的,很温柔的一个大姐姐。那时候,她喜欢说她的孩子。说她的老公。 两位走了之后,又来了一个叫王畅的女孩。 […]

 『于继勇』我的八年媒体经历(one)

10
1998年我中专毕业,回到涡阳。 因为正是夏天,除了下田施肥,钓鱼,还时常想起我在省城的女朋友(现在已经是于果然的妈妈啦,时间过得真快啊,少女成少妇了)。我非常想女朋友,所以就想着再回省城。想到《活着》杂志社,我毕业的前一个月,毛遂自荐到杂志社当了两个月的实习生。走的时候,我对主编说,你们需要记者的时候,能不能打我们大队的电话,工资多少无所谓,我就想找个活干。 一天中午,大队的广播喊我接电话,我当时正在 […]

 『任子宜』三月八号痛仰巡演合肥站演出照片~~

3
三月八号痛仰巡演合肥站演出照片~~ ? 伤逝(合肥) ? 凌迟(合肥) 痛仰(北京) 观众 […]

 『陶妍妍』小宇宙,比童话世界更美丽

2
??? 某日闲聊,同事提出一个新名词,三不人群:不长大、不结婚、不要小孩。我估计自己做不到这般潇洒,但拒绝长大,真的是80后的通病。穿米奇T侐衫,挎贝蒂包包,带SWATCH的卡通表,所有的美感以“可爱”为标准。二十五六岁了,周末最大的享受是躺在沙发里嚼着薯片看小丸子怎么生活,字典里更多的是“我”而不是“我们”。但毕竟“我”已经长大,再多孩子气的“包装”,也掩饰不了心的苍老。 ?? 所以对于音乐的选择, […]

 『章玉政』老章和老乡院士陆大道。怎么样,老章也有够酷的时候吧,哈哈!

4
[…]

 『郎西娜』白日说梦

4
??? 老汪就要熬成土豆了,天天在家对着电脑码字。每天我回家说点新鲜事,她就给揉进小说里。让一个没有结婚的女孩子写一个反映中年人生活的故事,真是苦了她了。希望她早日出道,以后以我为原型来写个剧本,最好让我来演,最好我一不小心就蹿红大江南北海内外了,嘿嘿,白日说梦。 ??? 再说个白日梦。关于单位春游,已经爆发出无数的新闻,每天小道消息不断,即使楼下中层干部或工会开会,楼上也总是有同步消息 […]

 『任子宜』搞演出累死了。。

演出终于搞完了,从头到尾基本上是我一个人张罗了。。第一次搞。真是累死了。。。 其实1个多月前就应该开始准备的了。??上е型境霾畹⑽罅?个星期,然后是感情波动了2个星期,什么事和米做。真正着手开始搞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个星期的时间了。不过结果还算顺利,这次学到了不少经验,回头总结一下,用于下次办演出时进步。 演出现场还是非?;鸨┑?,人来了有200左右。合肥的伤逝和凌迟把现场气氛调动得非常高,等到北京的痛仰上 […]